原住民參加各種考試享有優厚條件,但國家美意卻被有心人士利用!國民黨原住民立委廖國棟最近調查發現,不少人取得原住民身分,參加國家考試取得公務員資格後,旋即放棄原住民身分。他痛批這些人非常不道德,更對原住民造成傷害,要求修改法令防堵。

根據廖國棟辦公室調查,九十一年到九十九年間參加原住民特考及格人數有一千四百零一人,其中有九人(六男三女)取得公務員資格後,放棄原住民身分,目前全部任職於中央部會;原民會證實有此情形,但未構成違法,官員也莫可奈何。

廖國棟相當不滿,發函要求銓敘部提供這些人所屬單位、職等官銜。廖國棟認為,這些人未來很有機會擔任簡任高階文官,難保不會再以取巧方式,謀取私利。他主張,只要放棄原住民身分,代表當初取得原住民考試及格的原因消失,就應喪失資格。國民黨原住民立委楊仁福則認為,這是嚴重的道德問題,希望回溯追究。

原民會副主委林江義表示,他相信此情形「一定存在」,原民會建立有全國原住民人口資料庫,只要向考試院取得歷來錄取名單,進行身分證字號比對,很容易清查考生取得資格後,拋棄原住民身分的個案有多少。

林江義痛批,把原住民身分當作取得公職的報考「工具」,是對原住民族很大的不尊重、不認同。原民會也主張,國家應針對考取公職後拋棄原民身分者,取消其任用資格,「這問題不能不面對!」

根據「公務人員考試法」第三條第二項規定,主管機關可以比照高考、普考、初等考試,舉行一至五等的原住民特考。但法只明訂及格人員在服務六年內,不得轉調申請舉辦特種考試機關及其所屬機關、學校以外的單位任職,並未規定不得放棄身分。
(資料來源:2011/08/28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