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暨十六個地方律師公會理事長
 〈聯 合 聲 明 書〉
-司法扶正天平 彰顯獨立公正-
   最高法院本於馬英九總統推動《兩公約》的重大宣示,為落實國際人權保障所揭櫫無罪推定及公正審判的規範在司法審判中實踐,於民國(下同)101年度第二次刑事庭會議檢討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一百六十三條修正相關問題時,參照原立法理由、司法院釋字第二三八號解釋及該院歷年相關判例意旨,毅然作出決議指出:作為「公平法院」,在檢察官未善盡實質舉證及說明責任,除為澄清事實外,職司審判的法院沒有義務依職權接續或主動調查被告不利證據的責任,以避免濫行起訴。此項彰顯法院獨立及公正審判的決策,誠為推動深化司法改革的佳作,亦係憲法保障基本人權的重大闡述,我全國律師界表示歡迎與肯定。
如眾所周知,在九十二年刑事訴訟法制度轉型為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之前,法曹基於共同維護治安的使命感,過度分担檢察官的工作,縱容偵查主體未能善盡調查及舉證責任;為蒐集或強化不利被告的罪證而以接棒方式越俎代庖,致失去公正、中立仲裁角色功能,形成在法庭上聯手打擊被告的怪現象。不特如此,如若相關事證不足以將被告定罪,檢察官又以法院有應調查之證據而不予調查之違法,而一再上訴,迺最高法院又自失立場以糾問式的「職權主義」一再發回更審,案件逡巡徘徊於上下審級之間,最後裁判是否實現正義,已無關重要,所謂「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讓案件陷於「羅生門」窘境,被告有罪或無罪,一切看命運及機緣,造成法院案件遽增但人權未獲保障之結果,自不足為奇。
終於,因「恐龍法官」罵聲不斷,最高法院法官們有了參悟,在「公平法院」理念之下,尋找到自己的「定位」,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項但書「維護公平正義」法律邏輯演繹中,解析出保障人權及無罪推定的審判基本原則;認知檢察官未能善盡舉證及說明的責任時,法院本於職責曉諭之後,不再積極主動介入調查及蒐證,以維護其中立角色,法庭的天平不再傾斜。果被告因而獲致有利的裁判,致被害人權益受損,如要追究課責,社會不能怪罪法官而讓檢察官置身事外。當然我律師同道們,為完成律師法所賦予的使命,亦應善盡在野法曹監督制衡的角色責任,為伸張社會正義,協助法院發現真實,務期讓弱勢無辜的被告與犯罪被害人獲得法律同等人權照護與保障。
這是最高法院踏出的一小步,卻是司法改革的一大步,意義相當重大。法院在追求「公平正義」審判過程,確立法官客觀、中立及超然「聽訟」的定位,拒絕檢察官怠忽職責丟包的糾纏,卸除「球員兼裁判」職權主義的錯亂角色;嚴守分際,各司其職,讓法庭三角關係對等而不失衡。若進而研議修法配合,將檢察署體制「去法院化」,勇於切割司法連體嬰畸形的結合,避免司法公信因相互牽絆而連帶抵損。此外,吾等更冀望提升告訴代理人的法律地位,督促檢察官認真蒞庭實行公訴,以善盡其客觀、公益的角色功能,為追求法院公正、妥速與符合社會正義的裁判而攜手合作,相信《流浪法庭三十年》的司法悲劇不會再重演。(本會蘇友辰理事長主筆)                                       201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