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朱天衣說,水保局官員在地方胡作非為,這次是媒體幫了大忙,尤其中國時報新竹記者陳權欣率先報導此案引發外界關注。不過,她認為更可惡的是,「平地人欺壓善良的原住民,這次馬武督溪事件讓她心中怒火全都爆發出來了。」  早期原住民處理土地產權,多半以口頭方式交換,不像漢人有明確的契約。朱天衣說,馬武督部落許多屬於原住民的山林保育地,卻被平地人以不正當的方式奪走。平地人最常以「拜乾爹乾媽」方式親近原住民,然後以借錢方式利誘,最後原住民還不出錢來,土地就被奪走了。  朱天衣指出,有一名患自閉症的泰雅族人阿基佑,在馬武督溪畔種花生、地瓜為生,他的土地就在豪華農舍旁邊。四年前的一個晚上,幾個平地人拿棍棒要趕走阿基佑,他拿出番刀抵抗,後來被抓進精神病院。朱天衣說,由於他患有自閉症,無法正常說話主張自己的權益。「我知道了這件事,曾經去看他,但他不認識我;二個月後再去看他時,我發現他已經不可能回到自己的家了。」  這是一件發生在四年多前的小故事,迄今依然深深刺痛朱天衣的心。面對基層官員與平地人連手欺壓原住民的惡劣行徑,朱天衣說,「地方上經常聽到這樣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以前我都忍了下來,已經隱忍十年了,這回他們實在太過分、太囂張。」  至於實施階段性封溪也是阻力重重。朱天衣夫婦花了許多時間與當地居民溝通。最初大家不太了解為何要階段性封溪,也有不少反對意見,經過不斷交換意見,才逐漸建立共識。朱天衣強調,要真正落實階段性封溪,必須有新竹縣政府的全力支持。
(資料來源:2012/03/18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