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拆遷文林苑王家的國際人權規格
-蘇友辰-
      台灣於2009年5月批准兩項國際人權公約(包括《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兩公約),並制定施行法於同年12月10日施行。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效力,其位階在國內法之上,性質屬於特別法應優先適用。不過,兩公約有關實體規範內容均屬抽象概括性條文,在適用時仍應參照其立法意旨及兩公約人權事務委員會之解釋,即所謂一般性意見(General Comments),有如我國大法官會議之解釋,最高法院的判例,對司法、立法、行政機關及全國人民均具有拘束力。
      從最近台北市政府動用千名警力強制拆毀王家祖厝所引發的「文林苑都更事件」,如放在兩公約國際人權規範加以審視,涉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1條第1款「適足住房權」。對此,人權事務委員會所引伸「強迫驅逐」的第7號一般性意見(共21點)在第3、4點特別指出:用強迫驅逐(包括拆除房屋)不但明顯地侵犯公約所體現的權利,同時也違反了不少公民與政治權利,例如生命權、人身安全權、私生活、家庭和住宅不受干涉權,以及和平享用財產權。當然,締約國如按照有效的法律規定,並符合國際人權公約規定所執行的合理強迫遷離,例如對於從事城市美化重建、改造專案之強制處分並不在禁止之列,但政府應採取適當的法律程序給予必要之保護。委員會認為在預定實施強制處分前,應讓那些受影響的人(如王家大小):(a)有一個真正協商的機會;(b)給予充分、合理的通知;(c)有合理的時間預先得到關於擬議的遷移行動,以及適當關於所騰出的房、地以後新用途的情報;(d)特別是如果牽涉到一大批人,在遷移的時候必需有政府官員或其代表在場;(e)是誰負責執行遷移行為必需明確証明;(f)除非得到受影響的人的同意,否則遷移不得在惡劣氣候或夜間進行;(g)提供法律的補救行為等。
基於以上種種,我們不禁要問的是,台北市政府代替建商將王家夷平之前有無注意到兩公約的優先適用,以及上開「國際人權規格」的正當法律程序,善盡被拆遷平民的保護,避免被迫夜宿街頭?否則就不能以一句「依法行政」就可以合理化粗糙的強制作為。至於現代都市發展與人民居住權的維護發生街突時如何取捨,人權事務委員會特別根據聯合國《維也納宣言和行動綱領》重申:「雖然發展能促進人權的享受,但缺乏發展並不得被援引作為剝奪國際公認人權的理由。」未來都市更新條例的修正,尤應三復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