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根本排除女性的多種可能,也看不見女性的主體性!」東華大學課程設計與潛能開發系副教授蕭昭君回憶,一位研究所男學生忿忿出示教育部國語辭典對「新好女人」的定義時,全班師生都覺得「荒謬又白目」。

蕭昭君說,她的學生多是準老師,一回一位男學生想了解「新好男人」定義,特別上教育部國語辭典查閱,沒想到順帶看到官方對「新好女人」定義竟如此刻板,立刻帶班級討論;結果不分男女學生,都驚呼「這是指『阿嬤』那代吧?」,哪來的「新」?無法相信官方定義這麼落伍。

蕭昭君說,教育部國語辭典使用者眾,各級學生、老師都常使用,如果大家都如此定義「新好女人」,誤導效果極大;若有人依樣要求女人,更是大開女權倒車。

因為在這樣的解釋中,不婚、不生、同志女性,都一開始就被「好女人」的定義排除在外;女人價值也僅剩服務家庭面向,不知主體性何在。

至於女性若因不同原因,想追求家庭外的其他價值,更會被排除在「正統」外。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陳昭如表示,這樣定義的「新好女人」,完全複製傳統刻板的兩性印象,認定女性必須依附家庭才有價值,女性形象被動且單面向。

陳昭如質疑,教育部身為「性別平等教育法」主管機關,竟容許如此詞條存在,「很難想像有這種觀念的官方,要如何實踐他們主推的性別平等教育法?」就算宣稱是八○年代定義,也該與時俱進改進,不能任陳腐觀念擺爛。
(資料來源:2012/05/24 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