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統計,全世界共有1,540多萬難民,因為政治、天災或種族衝突原因被迫流離失所。6月20日「國際難民日」這天,中華人權協會呼籲各界應重視難民議題,督促台灣政府儘速修訂難民法,讓台灣為國際上的難民盡一份心力。前立委雷倩提醒,台灣社會對外來移民已不夠友善,更遑論難民,除了法治上須給予難民協助,在社會基礎與態度認知上更需要調整,才能真正成為一個以慈善擁抱世界的國家。
聯合國統計,全世界大約有4,370萬人成為強迫搬遷的受害者,其中難民高達1,540萬人,因為內戰或種族迫害而無家可歸者也高達2,750萬人。每分鐘就有8人因為戰爭或其他因素被迫放棄一切離開家園,80%的難民集中在發展中國家。聯合國在2000年通過決議,將6月20日定為國際難民日,讓更多人瞭解難民議題。
台灣其實也充斥著許多因為不同因素離開國家的人,包括流亡藏人、中國大陸民運人士等,這些人在台灣不一定能取得身分,獲得公平機會。雖然移民署早已將《難民法》送入立法院,但立法程序卻遲遲沒完成。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蘇友辰呼籲相關單位應儘速完成立法程序。
對於民間團體的督促,移民署長謝立功強調,過去修法未果,加上屆期不連續,導致難民法草案退回行政機管,但今年2月移民署再次將難民法草案送進立法院。由於大陸地區人士不被歸類為外國籍或無國籍者,因此港、澳和大陸人士無法被歸類在難民,對於現行制度中某些需要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部分,移民署正在研擬修法。
協助難民 政府、民團都該努力
除了法令制度必須給予難民一定的協助,雷倩也提醒,台灣是個連對待移民都不友善的地方,是否準備好接納難民更是另一個問題,且難民移入對於原本社會將造成一些衝擊,台灣必須有所準備。雷倩舉80年代移入美國費城的難民為例,當這些難民來到費城時,當地許多小型商店、底層工作者並不歡迎這些難民,因為原本已經處於弱勢地位的他們,憂心自己的權益將被搶走。
「難民離開原生環境,要適應另一個地方的文化,是很大的挑戰,對移入的那個社會來說,也會造成極大影響。」雷倩說,讓難民能在一個新的環境中擁有公平的機會和條件,除了法治,還需要民間組織的協助、經濟援助,如微型貸款、互助會等,都能讓難民在經濟上逐漸獨立。最後就是社會的態度與觀念必須改變,捨棄心中的偏見,才有辦法成為一個真正擁抱難民的地方。
 
 

▲前立委雷倩20日在座談會中表示,目前台灣社會對於外來移民還不夠友善,更遑論難民,除了法治上必須給予難民協助,在社會基礎與態度認知上更需要調整,才能真正成為一個以慈善擁抱世界的國家。(圖文/黃士航)

對於移民署再度將難民法送入立法院,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發言人龔尤倩強調,當初難民法草案中規定,「經由第三國來到台灣者,不能以難民法處理。因為必須由這個『第三國』解決他們身為難民的問題。」龔尤倩表示,許多流亡藏人都得經由印度才能來到台灣,要求難民離開自己國家後首先就到達台灣根本太刁難,「如果再次送進立院的草案沒有把這部分修掉,那也沒多大用處。」
無國籍者 自由、權利不應犧牲
除了難民問題,龔尤倩指出,台灣有許多無國籍者存在,這些因為個別因素來到台灣的人,因為法令限制無法取得合法居留權,例如泰緬國軍後裔或是流亡藏人,面對這些無國籍者或難民時,我們應重新思考「公民」與「權利義務」,一個進步的社會應該願意給於居住在土地上一段時間的人平等的權利,有取得合法身分的途徑,而不是拘泥於對「國籍」的限制,犧牲了這些人的生活與自由。
         

         

▲620是聯合國決議的世界難民日,而目前世界難民問題頻仍,圖為位於泰緬邊境的美拉難民營內,簡易幼兒學校的生活情形。(圖/黃大元 文/黃士航)

(資料來源:2012/06/20 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