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蘇建和案纏訟幾時休?                  
‧許文彬‧ 
 
       報載纏訟逾二十載的蘇建和等三死囚案,台灣高等法院再審程序第三度更審,審理庭中到庭論告的檢察官要求合議庭:對蘇建和三人進行測謊,及傳訊法醫研究所的法醫。因而使得該案一拖再拖,真不知纏訟幾時休?
     據了解,法醫研究所雖曾就本案作出不利於被告的鑑定意見,然據美國法醫學權威魏契博士來台到庭,說明了他如何不認同該鑑定意見的法醫學專業看法,因此法院儘可本於職權判定何者較為可採。至於測謊,距離事情發生迄今已歷二十一年之久,測謊於科學上豈尚有何證據價值之可言?
    蘇案於民國八十四年二月間,三審死刑定讞之後,因發見有「審判違背法令」之情事,當時的檢察總長陳涵,曾經三次提起非常上訴,總共列舉了二十四點理由,指摘此死刑確定判決有違背法令情事,堅決地要替三死囚冤案平反。而連著五任法務部長,含括藍綠的馬英九、廖正豪、城仲模、葉金鳳、陳定南,皆堅不批下槍決令。監察院且通過「調查報告」,指摘檢警辦案涉嫌刑求逼供,導致誤判。 
    國際知名的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曾於前次更審程序,接受再審法院之囑託,採用「現場血跡噴濺情況重建」的鑑定方法,鑑定結果認定:「本案是ㄧ人(王文孝)做案可能性極大,四人(王文孝、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做案可能性極小。」由此足以反證蘇建和等三人確是冤枉的。
       而今,當再審法院兩度改判無罪之後,高檢署檢察官竟然還死纏濫打不放,一再上訴,要求法院進行調查客觀上顯無必要的證據,以致全案久懸難結,迄今依然繫屬高院而難定。如斯情景,檢察官的公益角色已然扭曲,甚至因與檢察總長三提非常上訴不同調,而破壞了「檢察一體」的法制設計,令人感嘆司法正義究安在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