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ChpDefault {font-size:10.0pt;}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司法官個案評鑑申訴中心啟動儀式發言
曹興誠2012.07.17
 
        很高興看到「司法官個案評鑑申訴中心」今天在人權協會底下啟動。我現在雖然已經入籍新加坡,但對台灣的關心並沒有減少;因為我大部分的親戚朋友仍然都住在台灣,而如果台灣持續地混亂衰退,也影響我在台灣的資產價值。
 
我們知道,司法,一如治安、醫療、教育、交通等等,是現代國家必須提供給國民的基本服務之一。既然是服務,就必須講究品質與時效。如果我們去餐館吃午飯,餐館到晚飯的時候才把飯菜端出來,當然不能說是好服務。或者我們去一個醫院看病,而這個醫院裡的醫師總是互相否定,永遠敲不定對病人的處方,那這家醫院的專業水平跟服務品質也讓人不敢恭維。
 
關於台灣的司法,大家都可以看到,台灣的最高法院經常輕率地撤銷高院判決;高院也經常輕率地撤銷地院判決,使得司法判決如同兒戲,毫無威信可言。更糟的是無盡的反覆、拖延,讓社會的公平、正義無法實現。雖然日前通過了「妥速審判法」,但這個辦法很類似所謂的「鋸箭法」,沒有對症下藥,卻可能導致嚴重的副作用。
 
現代品管理論一再強調,不良的服務或產品是製造出來的;因此要改善品質,需要作業單位自己從內部合理化作業流程並提升專業素質,否則光由外部單位挑出不良品,於事無補。今天我們成立「司法官個案評鑑申訴中心」,充其量只能協助評鑑少數個案,而整個司法品質真正的改善,則需要司法界的領導高官在政府體制內部做大刀闊斧的改革。例如台灣最高法官人數,按人口比例來說,是日本的37倍,可謂冗贅至極。這些最高法官幾乎唯一的工作,就是對高院判決不斷藉細故予以撤銷、發回更審,台灣司法因此為之癱瘓。像苗栗縣長何智輝貪瀆案,倘使最高法院不任意撤銷高院判決,何智輝早已入獄服刑,不至於發生以後法官集體收賄,何智輝潛逃的事件。民國88年全國司法會議曾決議大幅裁減最高法官人數,以去除此一司法盲腸;但結果呢 ? 最高法官人數十餘年來可曾做過任何裁減 ? 不去除這一大堆多餘的、癱瘓司法的最高法官,不從體制上去根絕亂源,只評鑑少數幾名基層司法官,對提升台灣司法品質我看是杯水車薪,收效有限。
 
雖然明知收效有限,為什麼我還願意捐錢協助成立這個中心呢? 因為這個中心的成立有助於提醒司法界的領導高官,台灣民間對於司法品質已經怨聲載道,甚至不得不以民間力量對司法來作一些最低層次的品質監督;我們希望司法高官因此而能體察民意,知恥知病,主動的、積極的、領導體制上的改革,在短期內大刀闊斧地提升司法的品質與效率,這樣這個中心的成立也就具有意義了。
 
最後我要對人權協會在改進司法上長期不斷的努力表示敬意;希望這個中心未來的運作順利、成功 ! 謝謝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