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求逼供致死不起訴 檢方也殘民以逞?
中國時報社論
前空軍士兵江國慶遭刑求冤死一案,去年地檢署決定不起訴涉及刑求取供、肇致冤死之陳肇敏等九名軍官,高檢署發回再議。台北地檢署經過一年多的偵查,日前第二次決定不起訴。理由是陳等所涉濫權追訴致死部分己逾追訴期;殺人部分,則以渠等無權左右軍法審判為由,亦為不起訴。地檢署基本上認為,不當取供與江國慶之死,缺乏因果關係。
 這是司法史上黑暗無比的一天!
 官方回應媒體的說法是刑罰已過追究時間,家屬只能訴追民事求償討回公道。此舉其實有些殘忍!台北地檢署第二次的不起訴處分,比第一次還糟,不但說是追訴權時效業已消滅,還要說刑求與死亡無關,連民事賠償的路徑都預為封阻。試想,刑求追訴與江國慶的死亡若是不具備因果關係,家屬還能夠為江國慶的屈死獲得民事賠償嗎?刑事定罪需要建立因果關係,民事求償一樣需要建立因果關係,反過來說,民事求償如果具備因果關係,刑事何獨不能?「追訴權已過」原只是地檢署不起訴的程序上理由,如今「無因果關係」則已成為不起訴的實體上理由。
 第一次不起訴還只是使用程序上的藉口,這一次台北地檢署橫心衛護涉嫌公務員到底,連程序帶實體理由都用上,乾脆將家屬民事求償的法理根據一併切斷,為刑求逼供的公務員脫罪,不但設想周到,護短的手法也淋漓盡致,令人「嘆為觀止」。
 我們不妨再看看檢方是怎麼曲解法律,為不起訴脫罪找理由的。
 本案涉及的刑法條文有幾項。刑法第一百廿五條規定,「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意圖取供而施強暴脅迫」「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北檢顯然認為陳肇敏等人不是「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人員」,又認為刑求不是「因而致人於死」的原因,所以不能用這一條追訴。然則如果他們不是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的公務員,又是依據什麼身分刑求的呢?公務員私設刑堂,干犯何罪,檢方要如何交代?如果他們沒有追訴或處罰犯罪的職務身分,那江國慶又怎麼會被起訴的呢?起訴者不是共犯嗎?刑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因身分或特殊關係成立之罪,其共犯雖無特定關係,仍以正犯或共犯論。對此,檢方能夠視而不見嗎?嫉惡如仇的檢察官都到哪裡去了?
 就算他們不是吧!刑法第三○二條規定:「私行拘禁或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一百卅四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公務員私刑拘禁,是比濫權追訴更嚴重的罪刑,檢方如何能夠輕輕放下?這次不起訴說是沒有因果關係,就是要將「因而致人於死」可處無期徒刑的加重責任排開。
 台北地檢署為涉嫌人開脫的說法,是他們沒有致江於死的故意,只想破案報功而已。這是掩耳盜鈴,欺瞞天下!刑求者製作刑求筆錄的時候,豈不知道筆錄中的口供是要判死刑的罪名嗎?當時軍人強姦殺人是唯一死刑,為了破案報功,刑求者不惜逼迫江國慶寫下他們所編織的口供,以便追究江的死刑責任,惡意昭昭,還不是故意嗎?難道敢說連未必故意也不是?他們明知逼供破案之後被告就會被起訴論以唯一死刑之罪,猶不顧而為之,事實上也果然就發生了判決死刑、執行死刑的後果,這還沒有因果關係,請問檢方的「因果關係」四字究竟怎麼寫?
 再說追訴權時效。無期徒刑與十年徒刑的追訴權時效是卅年,江案是民國八十六年的事,離「逾期」還早著呢!關於追訴期,江母曾問:「不是去年才知道冤死嗎?」其實,追訴權時效於犯罪成立時起算,與被害人什麼時候知道犯罪無關,但卻跟檢方是否有意拖延或積極追訴有關。若檢方堅持刑求與致死無因果關係,誰能奈何?有追訴權者,刑求羅織罪名固屬能事,想方設法脫罪,也是存乎一心啊!這不就是檢方透過江案給社會的教育嗎?
 刑求逼供致死,算不算是「殘民以逞」?對於「殘民以逞」無動於衷,而且曲意開脫,算不算第二次的「殘民以逞」?北檢有沒有殘民以逞,請問檢察官出身的法務部長,怎麼說!
※ 2012/08/27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