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發生「蘇建和案」
聯合報/黑白集
原本,民國八十四年二月九日至十一日的某一天,就是蘇建和三人的忌日,當年蘇建和十九歲。
蘇案在當年二月九日死刑定讞,依常例應在三天內執行。但當年的法務部長馬英九問檢察總長陳涵:「對這個判決會不會覺得不安心?」陳答稱:「不太安心。」此後,馬部長在任內三次為蘇案提起非常上訴,而三次皆被批駁,亦即維持死刑之判決,但馬英九始終未批准執行。
蘇案自案發至今已廿一年,幾次判了死刑,幾次判了無罪,甚至死刑定讞已下,仍又槍下留人。昨天,蘇案無罪定讞,蘇建和等已皆四十歲許人;這段過程,對蘇建和等三人,對被害人家屬,甚至對整個社會都是一種凌遲。
凶案發生當時,被害人身中七十九刀,鮮血從門縫淌出來,稚子親睹雙親被害;種種情節,人神共憤,無可饒恕。檢警的直覺聯想是「必有共犯」,於是欲從掌握的疑犯王文孝查出有無同夥;王文孝顛三倒四地供出一些名字,最後咬上了蘇建和三人,但連對質都未進行,王文孝就以軍法槍斃了。後來,就以王文孝的供詞為主要「證據」,甚至質問蘇建和等:「否則,王文孝和你無冤無仇,為何要咬你?」
由於初證的薄弱,本案過程中的爭議極大。一方面,曾有四十餘名刑庭法官共同聯名見證絕非冤案;但如李昌鈺的鑑識則指現場極小,根本容不下五、六人打殺,亦即甚至認為本案可能根本沒有共犯,遑論蘇建和與王文孝等四人同案。最後,連本來說涉強姦,但後來也說查無證據。這樣支離破碎的案子,誰能下令扣扳機?
蘇建和案發生在七十九年,纏訟至今,始確定無罪;江國慶案則發生在八十五年,卻於次年即被槍決,得年二十一歲。願司法以此為鑑,願那樣的時代不要再來。
※本文轉載自2012年9月1日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