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案起死回生的關鍵
蘇友辰/蘇建和案義務辯護律師團召集人
蘇建和案廿一年司法生死劫難,再更三審終於判決無罪,因符合《刑事妥速審判法》第八條規定,斷絕檢察官搏命的上訴糾纏,獲得終局判決確定;而冤有頭,債有主,真兇王文孝在八十一年已槍決伏法,吳姓夫婦及被告三人同是受害人,多年的沉冤都得到昭雪,應可告慰在天亡靈矣!
 或有人問,八十四年六月最高法院刑事庭四十多位庭長法官不是集體審判後共同聯署發表震驚中外的本案「研討結論」,並舉行記者會,鄭重宣示「天理昭彰,綱紀常存;被告三人證據確鑿,罪無可逭」嗎?何故在台灣高等法院再審之後可以起死回生,無罪開釋?此無他,過去判有罪要死的基礎就是刑求取供的不實自白;而該項致命的自白因欠缺任意性及真實性,雖再由控方專用的法醫研究所隔空抓刀套合自白作出烏龍鑑定補強自白的可信性,結果被李昌鈺博士科學鑑定所擊倒,不為三次更審合議庭所採用。特別是高院矚再更(二)審合議庭(審判長陳博志法官)勤於發掘真相並勇於面對,在判決書很肯定指出被告蘇建和遭受非人道的刑求形成體傷、被害人女性並未遭受輪暴及更換衣服情形、辦案人員有非法拘捕、搜索、栽贓偽造證據、公文書登載不實及出庭偽證之犯行;而原承辦檢察官崔紀鎮偵訊被告同步制作之錄音帶原音重現,更證明檢察官確有脅迫取供之違法。不特如此,矚再更(一)審程序中公訴檢察官還有利用慣竊出庭偽證等妨害司法公正之行徑,若此不公不義的偵查審判,不冤殺無辜也難矣!
 不過,推倒本案死刑確定判決的駱駝背上一根稻草,追本溯源,應該是被害人家屬看到真相道出內心由衷之言,撼動法曹不忍人之心,進而為死囚求其生解倒懸,種下善果之故。猶記得,台灣高等法院矚再更(一)審於九十五年七月七日審理時,審判長探詢被害人家屬即死者之胞兄吳唐接有何意見陳述,當時他已不若以往激情悲憤,心情平和表示說:「希望本案能走出本土權威性國際觀,請庭上仍以法律上的職業道德,憑著法律良心,毋枉毋縱,為公平審判。」這或許是他長年仔細觀察記錄整個審判過程細節,多少已經看出一些錯誤端倪,而有此態度的大轉折。
 更令人驚喜的是,死者的長子吳東諺先生(事發時為六歲)因先天性肌肉萎縮症終年與病床為伍,他痛心父母不幸遭遇,且不忘情本案的生死審判過程,在高院矚再更(二)審第二度判決被告無罪後即坦然表示:「因為他們到底有沒有罪,其實我心裡是存疑的。可是,因為我生活的環境,大家都會認為他們是有罪,可是我還是會希望說,換一個緩衝就是說,因為自己是受害者家屬,我更不希望說,我這只是情緒而已。」此外,他對李昌鈺博士的鑑定猶表白說:「我願意相信李博士專業判斷」、「只要他說的是事實,不能因為對我們不利,或是別的想法,我們就去批評他的都不算」等語,對照本案矚再更(二)審公訴人陳檢座在法庭論告時公然批評李昌鈺鑑定為「大騙局」,格局氣度不可同日而語。
 我們為被告平反慶幸,更感謝吳東諺感人至深撼動人心的千鈞之言,讓無辜的被告獲得昭雪;吳銘漢夫婦也應含笑九泉,有此深明大義睿智的兒子,人間冤孽可以減少,司法公正廉明可以期待矣!(作者為蘇建和案義務辯護律師團召集人)
※本文轉載自2012年9月2日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