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人權新座標
江春男
蘇建和案歷經21年,數十位法官,十幾個法庭,大多數判決死刑,而且還三審定讞,等待槍決。沒想到,法務部長馬英九不簽死刑執行令,後來又經李昌鈺作證,幾度在鬼門關走過,終於無罪定讞,這是台灣司法人權的新座標。這案件引起無數人相反的同情,被害人吳銘漢夫婦共被砍79刀,刀刀見骨,5歲幼兒驚嚇過度,至今生活起居無法自理,如今蘇案平反,但真相沉冤,人間哪有公道。
 
找無證據早該無罪
但是,對於蘇建和三人,20年生死一線間,如果沒有幾位人權律師、司改會和許多民間團體的奔走,他們豈不早就被江國慶了;這三條命是臨時撿回來的,多次判死刑,最後無罪的例子,美德日都有,廢除死刑是民主國家的主流趨勢,無罪推論,嚴禁刑求逼供,已成文明社會和司法正義的基礎,蘇案找不到犯罪的直接證據,早應該還他們自由。如沒有《速審法》,蘇案可能再拖下去,《速審法》被人批得一文不值,現在卻撿回三條人命,司法改革一步三回頭,雖然永遠不滿意,但不能不做。
司法改革馬失熱情
馬英九當年拒絕執行死刑,需要有點道德勇氣,但當時的李總统並沒要他走路。王清峰拒絕執行死刑,卻因不依法行政而被迫走路,李登輝對司法案件極少評論,馬英九卻在阿扁保外就醫一事大發議論,他急著替自己辯護,對司法改革已失熱情,幸好,民間社會繼續向前走,才能走出新的人權篇章。
※ 本文轉載自2012年9月3日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