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對外宣稱健保費率會降到四.九一%,卻在決定加徵補充保險費二%後,又繼續維持五.一七%的費率;消基會昨天批評馬政府失信於民,「健保變相漲了十三.五%的費率、劫貧濟富,讓醫療更浪費,弱勢受欺壓!」
消基會前董事長謝天仁指出,馬政府一方面加徵補充保費、卻又不調降一般費率,使得四百六十萬接受政府補貼的低薪弱勢族群,明年一月起必須按五.一七%費率來繳健保,也就是從現行受補貼後的實際費率四.五五%一下子調高到五.一七%,自行負擔的費率等同變相調高十三.五%。
消基會要求,馬政府應立即回復至日前宣布的健保費率四.九一%,同時對於銀行利息等加徵的補充保險費二%,仿照財政部「歸戶」計算方式,以免有心人逃避補充保費。
我國自八十四年實施「全民健保」以來,因費率結構不公平、收支未連動等缺點,規劃了「二代健保」,原採家戶總所得制,希望富人負擔較高保費、窮人少負擔些,但去年立院審議時卻決定廢棄家戶總所得制,改徵補充保險費,還對外宣示因有二%補充保險費挹注,將會降低一般費率。
消基會秘書長陳智義指出,政府的山盟海誓言猶在耳,沒想到衛生署竟然翻案,民眾荷包也將因此失血。以月投保金額為四○一○○元的單身上班族為例,明年起,因健保費率未調降至四.九一%,一年要多繳三七二元的保費。
謝天仁舉例,比較八十九年及九十八年,國內最窮的二十%與最富有的二十%族群,在政府健保醫療給付上的差距,富人增了四十%健保支出,窮人增加四%,但是十年來富人的健保支出比窮人多十倍,窮人健保資源用得少、負擔費率卻跟有錢人一樣,「政府根本是劫貧濟富,這樣的健保制度不公不義」。
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表示,五.一七%只是日前監理及費協兩會聯席會議所做出的建議費率,而非最後定案費率,聯席會議主要考量過去從未收過補充保費,在不確定會收到多少補充保費及希望維持健保財務穩定的前提下,才建議現行五.一七%費率先不動,待補充保費實施一、二年後再精算評估。
當初所提四.九一%費率是以醫療成長率四%估算,但明年國內醫療支出成長率核定達六%,加上改善五大皆空等因素,使得明年醫療支出明顯增加,四.九一%費率已無法支撐。
(資料來源:2012/09/13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