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生張博崴去年登山失蹤,尋獲時已死亡,家屬認為張不是死於山難,而是死在國家山難救援機制的完全失能,訴請國家賠償665萬元,昨天台北地院首度開庭,張父痛批:「搜救時我親眼看見公務員在應付公事,交差了事,我卻只能在山下捶胸頓足!」
中山醫學大學大四學生張博崴去年2月攀登南投白姑山失蹤,警消搜救51天找不到人,民間山友入山2天就找到遺體,死亡時間只有2週,張生受困30餘天終因等不到救援,失溫、脫水而亡,身旁還留有遺書,家屬因此對消防署、南投消防局、林務局東勢林區管理處、南投縣警局、北市士林警分局等單位提告。
張博崴的父母張俊卿、杜麗芳與姊姊張舒涵昨天都到庭,他們認為國家的山難救援機制極度貧乏,救援不力,加上公務員心態,「搜救交差了事,事後修補數據」,張俊卿說,「山難多是等死、枉死」,他提告是希望政府正視問題,最近大鵬航測機空難,不就又是血淋淋搜救迷航的例證。
張母當庭呈上2700頁、逾100萬字、高可及膝的資料給法官,是她1年多來每天只睡4小時一字字繕打而成,研究國內數百件山難搜救個案,以及德、英、美的搜救標準作業程序,還親赴南非找例證,結論是國內山難搜救浪費資源、草菅人命。
她說,兒子的搜救案,國家出動的30隻救難犬沒有一隻本地土狗,600位消防搜救人員,沒有一人受過山難搜救訓練,甚至大多沒有登山經驗。
張父則說,發現遺體處,搜救隊還註記為「已搜過未發現」,更證明只是虛應故事。他說,若能因此案喚醒公務員救難時的正確心態,「就算國賠輸了,也算贏!」
(資料來源:2012/09/14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