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辯論…羅姆尼的背水一戰?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美國總統候選人在選前一個月左右,通常有兩到三次面對面電視辯論的機會,副手也有一次。這並非美國有電視以來就有的傳統,第一次的電視辯論是一九六○年的甘迺迪和尼克森的對抗,隨後停了三次,到一九七六才恢復。廿一世紀的三次大選,各進行三次總統候選人辯論,及一次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
此外,除了專家和媒體工作者的提問外,近來尚有所謂由中間或是尚未決定選民提問的市民集會(town meeting)形式。總之,電視辯論雖然並非憲法所規定者,但卻已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重要過程,而一些令人難忘的候選人應對進退、肢體語言及畫面呈現,也讓美國選舉政治的文獻史料,更為豐富。
外行人看電視辯論,總是希望能判斷出誰贏誰輸,媒體也會就這辯論的輸贏對選情的衝擊大做文章。這些當然重要,不過內行人得看門道,在羅姆尼和歐巴馬的電視辯論中,我們究竟應該注意哪些部分?
首先,羅姆尼民調落後,特別是在他「百分之四十七的美國人不繳稅、依賴政府」的募款餐會談話錄影帶曝光之後,聲勢更是節節敗退,因此他必須在辯論中獲勝,讓民調支持度反彈,否則他很難扭轉劣勢。
其次,羅姆尼不能抱著不犯錯的心理,或是小輸為贏的想法,因為他得要大幅勝出才有機會。基於此,羅姆尼必須要大膽攻擊,最好是能夠出其不意,讓歐巴馬還手不及,才能夠在選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三、歐巴馬擅長電視辯論,經驗豐富,羅姆尼很難在技術層次勝過他。歐巴馬的弱點在美國經濟,因此羅姆尼必須在這一點上勝出。過去在競選期間或是在共和黨大會上,羅姆尼給人的印象是他對如何振興經濟,似乎沒有提出具體方案。選民要的不僅是民粹語言,而是可以付諸實行且能奏效的計畫,羅姆尼必須在這方面取得選民對他的信任。
第四,羅姆尼給人的印象,是一位出身於上層階級、和選民有距離的政治人物。雖然不是完全冷漠,但感覺上缺乏熱情,也少了幽默感;因此他必須脫胎換骨,讓選民耳目一新。羅姆尼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擁有歐巴馬的犀利辯論能力,也無法如柯林頓一般,充分掌握數據,更難以複製雷根總統在鏡頭前的從容自在。不過,他至少要學習展現這兩位民主黨總統的自信,也可以像共和黨的雷根一般,在辯論中風趣自嘲。讓選民看到的不再是少了人味的政治人物,而是一位能夠親近民眾、且充滿自信的國家領導人,即使你不完全認同他的政策,但仍信任他的領導能力和社會關懷。
最後,美國過去十次有電視辯論的總統大選中,有人會將尼克森輸了一九六○年總統大選歸諸電視辯論時的形象和表現。福特總統則是因為沒有認清蘇聯控制東歐附庸國的事實,影響選情。高爾在二○○○年的電視辯論中,對布希的談話展現出不屑和輕蔑的表情,會讓人民覺得他過於高傲。這些肢體語言的不當和實質內容的錯誤,是羅姆尼所必須避免者。
以上三個案例還是在選情相當接近時,電視辯論有可能對選情造成的衝擊。羅姆尼如今民調落後,面臨背水一戰的壓力,若犯下任何錯誤,則大勢已去,選舉結果將成定局。

.mpromote { font-family: Arial; font-size: 12pt; margin: 0; padding: 0; font-weight: bold;}
A.mpromote:link { color:#ff8000; text-decoration: none; }
A.mpromote:visited { color:#ff8000; text-decoration: none;}
A.mpromote:hover, A.mpromote:active, A.mpromote:focus { text-decoration: none;}

※本文轉載自2012/10/04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