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ChpDefault {font-size:10.0pt;}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文明與人權
今天我們談論很多事情,譬如談人權,都必須先對文明這個概念有透徹的了解。要了解文明,最好的方式是設想,假如沒有文明,我們過的會是甚麼樣的生活 ? 野生動物的世界是沒有文明的;因此看看野生動物的生活,就能了解沒有文明的世界是甚麼樣子 。
我們今天都要感謝現代的電視傳播以及許多動物、生物學者對自然與生態的觀察,讓我們待在家裡,就能舒適地了解在大自然中動物是怎麼生活的。
自然無疑是極端美麗的;但是對生活在其中的所有動物來說,自然卻是個可怕的地獄。統治自然的,是達爾文定律,也就是適者生存,弱者淘汰。在地球上曾經出現過的物種,97%都已經遭到滅絕、淘汰,可見達爾文定律的嚴酷。
野生動物大部分時間都處在飢餓之中,他們的生活條件可以說是極端地貧窮、匱乏;又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被天敵獵殺,處境十分危險。為了生存與繁衍,他們必須絕對的自私,絕對的殘忍,絕對不容任何慈悲。所以他們的生活方式是極端野蠻的。
在達爾文定律的統治下,生命沒有尊嚴,生活沒有意義;動物都只是實驗室裡的白老鼠;如果基因的演化勝不過競爭,就會被永遠淘汰。
知道了野生動物的生活,了解了自然生態的嚴酷;我們就可以將文明定義為「自然生態的反面」;也就是說,自然是貧窮、匱乏、危險的,而文明追求的是富裕、充實、安全;自然逼我們自私、殘忍、弱肉強食;而文明提倡的,是博愛、寬容、照顧弱小。自然不管我們生存的意義,文明卻要我們去建立生命的尊嚴,生活的樂趣。
將文明定義為自然生態的反面,並非貶抑自然,或建議去破壞自然。相反的,人類為萬物之靈,具有超強的能力,倘若不能以文明的方式生活,卻去效法動物弱肉強食,則所有動物會被人類殺戮殆盡,最後人類自己也難逃滅絕。人類如果能以仁慈、友愛彼此相待,也就可能以慈悲對待萬物,地球生態才能得到保全。
要超脫自然界的達爾文定律,過文明的生活,人類必須具備許多能力。幾十萬年前,人類開始懂得取火、用火,是能力的一大突破。一萬年前人類開始了農業,又是一大突破。在農業開始以前,人類單靠狩獵、捕魚,需要五平方公里水草豐沛的面積才能養活一個人,整個地球只能養活兩千萬人。有了農業,只需0.5平方公里就能養活一個人;人類才能開始群居,八千年前人類文明才開始出現。
十七世紀以前,人類發展出了許多技術,生活不斷地獲得改善。技術是製造器物與解決問題的方法,譬如造船、架橋的方法都是技術;但科學在十七世紀以後才逐漸發展出來。科學是我們對宇宙萬物的了解,譬如氧氣,沒人看得見,但科學能讓我們知道氧氣的存在與其分子結構及性質等等。有了科學做基礎,人類得以發展出種種前人聞所未聞的技術。目前人類可以登陸月球,探測火星;可以相隔萬里卻保持面對面的溝通,可以無中生有創造許多生活必須的產品。如果百年以前的古人復活來到今世,他們會以為今人是神仙,絕非以往的凡人。
技術與科學改善了人類的物質生活,而人類也試圖以宗教與藝術來豐富精神生命。西方世界過去認為科學、宗教、藝術是追求真理的三大途徑,三者都在探索那些我們看不見、卻可以影響我們的力量。這種對真、善、美的持續追求,使西方在科學、藝術、人權、司法及民主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文化與文明,是不同的概念。文明可以定義為自然生態的反面,文化則是風俗、習慣、喜好、信仰等等生活方式之總和。文明是有高低之分的;譬如一個歧視女性的社會,其文明程度低於一個男女平等的社會。文化則應尊重其差異性,不可任意做價值判斷。譬如吃飯有人習慣用筷子,有人習慣用刀叉;這是習慣的不同,並無高低之分。
世界上有許多地區都有歷史悠久的文化;也都擔心其固有文化遭到西洋文化的侵襲或同化。文化當然是值得保護的,就像我們應該保護物種的多樣化一般。但是為了保護固有文化,卻去抗拒文明的進步,是錯誤的;因為文明進步代表生命的尊嚴獲得提升,生存的樂趣得到加強。文化有東方西方之分,而文明則是不停向上的;有上下之分,而不應有東西之分。
了解了文明的意義,來談人權就容易了。一個地區的人權高低,反映的就是該地區文明程度的高低。人權缺乏保障的社會,人跟人之間基本上還維持著弱肉強食的狀態,難脫野蠻的氣息。在這種社會裡,有權力者經常認為,尊重人權則無法維持社會穩定;而人民在被壓迫之下心生不滿,也確實有動亂的可能,證明統治者的憂慮是對的。這就構成了惡性循環,難以化解。
要保障人權,必須落實法治。要落實法治,則需確立程序正義。台灣司法判決已具有相當的獨立性,這是邁向程序正義的一大步;但是司法程序冗長緩慢、欠缺明快,仍是一大缺點。問題的癥結,一在最高法院任意把案件發回更審,另一原因則是檢察官不尊重一事不二理原則,敗訴之後仍然不停上訴,形同纏訟。大陸法系以定讞與否來定義案件是否處理完畢,其實已經不符世界潮流,檢察官利用此不符潮流的規定肆意違反一事不二理原則,則明顯有法匠之嫌。
談人權則不免要提到中國大陸。中國人口佔世界四分之一,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又擁有足以帶來全球浩劫的核子彈。在人權問題上,中國可謂騎虎難下。其政治穩定與近年來的經濟成長,部分得力於壓制人權;因此擔心一旦尊重人權,會引起政治動亂與經濟衰退;但持續壓制人權,最後恐將導致更大的動亂。
要維持穩定又要提高人權,方法是建立司法的程序正義。有程序正義,司法才能逐漸建立公信力,民怨的引信才能逐漸拆除。可惜有些既得利益者,不肯放棄濫權的自由,仍然反對司法獨立;這種對抗文明的心態,可能再度導致民族浩劫。中共經常以所謂中國特色來抵擋先進文明,其實是混淆了文化與文明。文化差異值得維護;但文明要力求向上,不可以維持文化為由,抵擋文明的進步。所以讓大家了解文明沒有東西之分,只有上下之別,對世界各地人權的維護至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