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vs.人權壓力 兩難
  法務部最近主辦「兩公約國際審查會議」,十名來自各國的人權專家發表結論性意見時,奧地利維也納大學法學院國際法與人權教授Manfred Nowak呼籲我國政府,暫停死刑執行以表達廢除死刑的決心,國際人權專家的呼籲,讓死刑執行的議題再度躍上檯面。
 自民國九十五年後,台灣曾四年多未曾執行死刑,直到檢察總長黃世銘九十九年在立法院接受提名審查時,一席「已判決定讞的死刑犯,應該要執行」、「如不執行,就是不尊重司法」的言論,挑起了暫緩執行死刑適法性的爭論。
 就法論法,暫停死刑執行,並沒有任何法源依據,目前司法實務上,除仰賴個案承審法官在科刑裁判時,減少死刑使用外,也有因死刑犯藉提起再審、非常上訴或釋憲的方式,達到拖延死刑的執行,另外,也可由具有執行權限的法務部長,以不簽署死刑執行令方式,消極達成或規避死刑執行。
 死刑,是我國刑罰五種主刑之一。這些年來,廢死在人權、法律等各界人士鼓吹,以及國際人權團體關切下,已在國內形成一股運動,受到總統批准兩公約生效影響下,更讓廢死達到高峰。
 但社會上反對廢死的聲音居高不下,每逢發生影響重大治安事件,反廢死民意就高漲,今年初受幾件殘忍命案影響,更達到前所未見的九成一以上民調數據,不贊成廢死。
 民意的反映,可預料以廢死為終極目標的法務部,推動終極廢死勢必舉步維艱。在死刑未廢下,死刑還要不要執行?答案可想而知。累積的五十五名死刑犯,只要不執行,在刑罰主刑仍有死刑、法院又繼續判決死刑下,死刑犯只會愈來愈多,這也會產生判死可不執行、其他刑罰得執行的不公現象。
 如執行死刑,國際壓力又會接踵而來,死刑執行與否,讓法務部左右為難,死刑執行,卻陷入有法未依法行政困境,如何不失民心,政府得正視。
(資料來源:2013-03-21 01:22 中國時報 【王己由、陳志賢、林偉信、蕭博文/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