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p.MsoFooter, li.MsoFooter, div.MsoFooter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tab-stops:center 207.65pt right 415.3pt;layout-grid-mode:char;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MsoChpDefault {font-size:10.0pt;}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期盼兩岸以新思維化解糾結                      ‧許文彬‧
    適值詩聖杜甫筆下「豆蔻梢頭二月初」的春暖花開時節,農曆節氣春分甫過,海峽兩岸關係互動的氛圍,因著中國大陸政局換屆、新人就任,令人期盼更入佳境。
  三月十七日上午,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閉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首度以國家主席身份講話,呼籲「廣大台灣同胞和大陸同胞要攜起手來,支持、維護、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增進兩岸同胞福祉,共同開創中華民族新的前程」。新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記者會中宣稱:「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居住在兩岸的是骨肉同胞」、「所謂『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同胞之間、手足之情,沒有解不開的結」、「大陸和台灣是我們共同的家園,把它一道維護好、建設好,使其花團錦簇,花好總有月圓時」。
  這些語詞,應可解讀為傳達了一種「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的正面思維;若能積極地落實於具體的涉台事務之中,自堪彰顯北京新一代領導人開展兩岸新機遇的誠心、善意。誠如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所稱:「雙方共同努力,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本此理念,為兩岸關係互動提升新境界。
  日本政府於三月十一日在追悼兩年前震災海嘯死難者、感謝國際友人義助之官方儀式場合,安排台灣駐日代表與日本其他友邦使節座席列在一起,大陸外交部發言人隨即發表了措辭嚴厲的聲明。而當馬英九總統於三月十七日出訪歐洲梵蒂岡教廷,參加新任教宗方濟的就職彌撒,大陸方面亦對教廷有所激烈反應。凡此涉及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議題,北京當局何妨視之為「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而予以模糊看待,無須公開發聲責難;如此方能化解兩岸糾結,珍惜同胞骨肉之手足情誼。
  同樣的,台灣方面在處理涉及兩岸歷史遺留問題時,也該調整老舊、不合時宜的思維。譬如,大陸全國政協委員、世界銀行前副總裁林毅夫於三月七日在人民大會堂向記者表示「我是一個台灣囝子,想回台灣」,希望終結「一個歷史悲劇」。軍法當局何妨從法律解釋學的高度來尋求解套,針對其當年「叛逃投敵」的行為,在刑事實體法的學理上,認定這罪名並不是一種「繼續犯」(犯行動作之繼續進行中,例如私行拘禁罪),而是一種「狀態犯」(犯行完成之後的結果狀態,例如傷害罪)。本此法理,其追訴權時效應從「行為時」即起算,故迄今業已時效消滅,而銷案允其返台。
  唐代詩人王昌齡詩云:「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而今海峽兩岸值此歷史的新機遇,既相互認同五千年中華文化,兩岸是同胞手足,自當展現新思維,落實化敵為友的理念,一起攜手迎向春暖花開的新里程!
(作者為律師、國策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