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考會委外研究發現,家事外勞自認每天除睡覺外,都在工作,工時近18小時。無論是否為外勞認知不同,政府都沒有理由繼續讓家事外勞成為勞動法令孤兒,任令台灣揹負「血汗之島」污名。
以往移工聯盟曾揭露很多血汗外勞個案工時超長,被欠薪或遭受不人道對待,常被以「特殊個案」看待,但如今看來,工時長可能是普遍現象。現行機制與法令的不足與漏洞,若再不予以補強,只怕會有更多更不堪的案例浮上檯面。
外籍監護工血汗勞動,傷害的何止是外勞身心狀況、國家的國際形象。一個終年不得喘息,身心靈疲累至極的個體,如何照料被照護者? 如果因為長期疲勞導致精神情緒不穩定,對被照護者乃至家屬,更是另一種危機 。
長照制度建構跟不上國人老化程度,聘僱外勞照顧親人的雇主,多數都是情非得已,更願意依循法令而行。只是外籍監護工引進20年,當產業外勞、機構外勞陸續適用勞基法,唯獨看護工仍被拒在外,工時,休假到薪資只憑「勞資雙方合議」,等於將隱身私領域的外籍監護工推入「剝削的必然」。
勞委會今年試辦「鐘點外勞」,解決家事外勞勞動人權,但能否成功,難度頗高。外勞團體7年前就提出「家事服務法」,勞委會3年前也提出類似法案,至今還躺在行政院。值此長照制度全面檢討啟動之際,如何將外勞納入長照體系?如何避免更多外勞悲歌?政府都有必要拿出對策。
(資料來源:聯合晚報╱記者陳素玲/特稿
全文網址: 冷眼集/高喊人權立國 相對諷刺 | 綜合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7829750.shtml#ixzz2QanBN9d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