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p.MsoFooter, li.MsoFooter, div.MsoFooter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tab-stops:center 207.65pt right 415.3pt;layout-grid-mode:char;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MsoChpDefault {font-size:10.0pt;}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感觸宜蘭遊子林毅夫的歸鄉夢                                 .許文彬.
  五月的藍天白雲,映照著海峽兩岸一水之隔,令人遙念那宜蘭遊子林毅夫的歸鄉夢影。
  甫卸任世界銀行資深副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是台灣宜蘭人,於一九七九年五月在金門服兵役時趁夜游泳到廈門,被軍法當局以陸海空軍刑法「叛逃投敵罪」通緝;案發迄今已歷三十四載歲月。海峽兩岸關係時空變化,林毅夫是否能夠回鄉探親、祭祖,既是一個法律問題,也是一個政治問題,值得台灣社會一起省思、探索。
  林毅夫曾在大陸今年全國政協會議場合,向記者表示:「我是一個台灣囝仔,希望早日回家鄉。」他的太太陳雲英也曾在全國人大場合表示:「林毅夫希望一家人早日回台灣看看,兩岸的悲劇還不夠多嗎?」的確,舊時兩岸幽暗的時光邃道何不儘快穿越而重見亮景?
  回首上世紀七○年代,正是台灣戒嚴時期白色恐怖籠罩,兩岸敵對悲劇持續上演;其時島內異議人士與台獨、中共一起被執政當局打為「三合一敵人」。而今,在「動員戡亂時期」於一九九一年五月宣告終止以來,台獨言論已除罪化,昔日反共將領紛紛登陸、化敵為友,舊時林毅夫的投共行為自亦應予重新評價。
  至於法律的層面,本案「叛逃投敵」犯行之法定追訴權時效為二十年,因通緝而依法延長四分之一,為二十五年,所以從林毅夫行為時迄今,早已逾追訴權時效矣,軍檢當局本應為不起訴之處分,並撤銷通緝。有一種說法指此行為是屬「繼續犯」的性質,故其時效期間尚無從起算。實則此種說法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腳的,因為「叛逃投敵」犯罪完成,其「實行行為」業已終了,只不過是「違法的狀態」仍然延續而已(何況「動員戡亂時期」已於一九九一年五月宣告終止,違法狀態至此也結束了),學理上稱之為「狀態犯」,類似毀損罪、傷害罪之性質態樣,其追訴權時效於叛逃投敵行為成立當時就起算了,而不是須等「違法的狀態結束」方能起算。
  況且,在法律解釋學上,執法者對於追訴權時效起算點的認定,理當隨著法律適用的時空背景,做出最適切的論理解釋,裨解決實際發生的司法實務爭議課題,以期符合經驗法則及人民的法律感情。在「林毅夫事件」亦應作如是觀。
  海峽兩岸互動的歷史滄桑,牽繫著中華民族的感情脈動,有待主事各方的智慧發揮始得圓滿成局。蘇東坡詞云:「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但願林毅夫的歸鄉夢早日實現,國共內戰所延伸的歷史悲劇冉冉落幕!
(作者許文彬為律師、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