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六四 中國人權之殤
24年前的今日,解放軍進入北京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死傷至今尚無確切統計。3年後,鄧小平南巡,中國重新改革開放,經濟高速成長,但六四的真相一直被無情地掩埋。在中國境內,相關的資訊被封鎖,即使香港每年舉行紀念晚會要求平反六四,北京政府也無動於衷。中共不願意面對這個禁忌的原因是,追究六四的真相與責任,將危及其政權的合法性,因為號稱代表工農學生等無產階級的政權,卻用武力鎮壓學生,殺戮自己的人民。
應勇於和人民對話
在今年六四前夕,天安門母親表示,「中國社會已經沒有信任」。這種現象的根源是人民對中共政權喪失信心,來自於中共對自由與人權的壓制,六四事件尤其具體。中國崛起儘管外在表現亮麗,但從內部來看卻充滿各種焦慮、壓力與不確定性,因此有學者稱之為「脆弱的強權」,這種脆弱性可從其龐大的維穩預算顯現出來。然而維穩越高壓,維權事件越多,中國的人權狀況卻也不斷地倒退。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就任以來,提倡「中國夢」,但其重點仍在於富國強兵,沒有將人民擺在最前面。習總書記也說過,中國人民的美好生活,是共產黨的奮鬥目標,但是美好生活絕不能沒有人權與自由。主張人權,不只是因為它是普世價值,而是因為這是美好生活的基礎。而紀念六四,就是拒絕遺忘對六四所象徵的自由、民主、公義等人性價值的渴求。中共要能面對六四事件,才有助中國社會面對歷史創傷、重建公義,才能夠縮小國家與個人之間的發展落差,朝向「中國夢」跨出實質的一步。 有人會質疑,兩岸交流,民主進步黨為何要堅持人權價值?答案很簡單,一個政權只有善待自己人民,對自己人民自由選擇的權利有所尊重,對台灣人民的自由選擇權利才能尊重。我一直主張,人權與自由是不能買賣的,衣錦不能代表美麗,臥軟無法換得好眠,若放棄自由與人權,經濟利益只如同無根浮萍。 中國未來怎麼走,對台灣必然有影響。探究六四事件重要性,在於面對歷史,與人民對話,如此中國的未來才有出路,中國人民的生活才能趨向美好,兩岸的交流才有意義。以人權做為兩岸交流基礎,現在不主張,以後就沒有機會主張;台灣自己不堅持,沒有人能幫我們堅持。期盼在未來的互動中,台灣能將爭取民主轉型的經驗提供給中國參照,也期待自由與人權能成為兩岸共享的價值理念。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作者為民主進步黨主席蘇貞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