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呢?家園殘破屋主癱軟
自由時報 – 2013年7月19日 上午6:16

我的家呢?家園殘破屋主癱軟

〔自由時報記者何宗翰、彭健禮/苗栗報導〕「贏了,就要縣府全部蓋回來!」面對家園成了斷垣殘壁,大埔四戶成員怒火不止。目前大埔四戶和縣府的行政訴訟仍在進行中,柯成福的兒子柯智傳感慨就是因為房子地點太好,才會被強拆。
「我的家呢?」 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日前情緒崩潰,目前仍在醫院靜養,妻子彭秀春昨天也在凱道上情緒崩潰,被送往台大醫院休養。彭秀春昨晚堅持出院趕回苗栗,看到房子變成一塊空地,喃喃說:「我的家,我的家呢?」隨後雙腿一軟,幾乎暈倒,她難抑悲傷,坐在臨時搭起的帳篷內說:「我早上出門還有一個家,現在我沒有家了!她泣不成聲的說,我又沒做錯什麼,劉政鴻為什麼要拆我的房子,原本希望馬總統伸出援手,馬卻見死不救。」
早上出門還有家 回來就沒了
兒子張仁豪也一度說不出話來,不斷撫摸斷垣殘壁,喃喃說:「這是我家耶!」不少圍觀民眾也眼眶泛紅。「這房子保護我這麼多年,我卻沒能在最後一刻保護它,覺得很難過!」
張仁豪在張藥房的原址燃燒紙錢,照客家習俗祭拜地基主,長期關心張家的灣寶自救會理事長洪箱上前摟住他:「你就哭出來吧!明天就不要哭了!」
國不能保護家 要國何用
「家不家、國不國啊!」朱樹的兒子朱炳坤說,早上他和學生守在張藥房內,後來被抬離帶到三灣鄉大河派出所。他說,政府都不能保護人民了,還值得尊重嗎?如果「國」不能保護「家」,要這個國家有什麼用!
黃福記昨在圍牆被拆前,相當氣憤,不斷想衝回屋內拿土地所有權狀,證明房子是合法的。「怎麼能為了配地方正,就強拆房子!」黃福記的兒子黃坤裕喪氣說,早先收到縣府的公文,明明房子在父親名下,公文上寫的卻是他的名字,以為這樣應該不能拆,沒想到縣府竟說,只要地點對就行。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