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A23/時論廣場           2013/08/03
《觀念平台》台菲漁業爭議後 更需設立海洋部
【高世明】   廣大興28號遭受菲國海防人員槍擊案,雙方之調查結果已經進入尾聲,正等待司法程序之展開。另外,台、菲間亦已展開漁業會談,雙方也已達成部分具體之進展。一切的結果看起來都向正面發展,台、菲間之爭議或許亦有機會很快落幕。然而,我國在海洋上之挑戰並非就此結束。
   過去一年之中,我國在海洋上可說是多事之秋。在東海,我國與日本及中共對釣魚台列嶼主權主張之爭議持續升溫,雖然我國最後與日本簽署了台日漁業協議,但實際上並無助於爭端之解決。在南海,中共與菲律賓對南沙群島之衝突也愈演愈烈,但我國仍然只有外交說詞,未見實際作為。我國與菲律賓間也因為廣大興案,凸顯出兩方長久以來之漁權爭端。這些議題都在在顯示,我國的威脅來自海洋,而我國未來生存的希望亦在海洋上。因此,吾人實應更深切地去認知到海洋對我國之重要性,並審視這些議題對我國之衝擊與未來發展。
   但是,我國目前在處理海洋事務上,仍是以傳統分工之方式,將這些事務零碎地分散在十數個政府機關中。以廣大興案為例,漁業管理屬於漁業署,執法的是海巡署,協商又是外交部之職權,不但處理起來是「多頭馬車」,且這些業務在各該機關中多屬邊陲,鮮少受到重視。在欠缺海洋事務專責機關之情況下,許多涉及國家重大海洋權益的政務在各機關「互踢皮球」的心態下,落得「無人聞問」之結果,令人氣餒。
   以目前政府在海洋事務的作為觀之,唯一可以誇口的應屬「海洋委員會」之設立。然而,姑且不論該委員會組織法草案之通過仍在立院「難產」中,導致設立之日仍「遙遙無期」;或是將海巡署軍職人員納入海洋委員會這樣一個文機關是否產生違憲之爭議,委員會之設計對我國海洋事務之推動與整合仍存在著不少問題。簡言之,海洋委員會之設計並非像經建會或陸委會等機關,對其他部會機關在涉及經濟建設或大陸事務時之最終決定權;再加上實際預算及人事權等仍掌握在這十數個機關手中之情況下,實不知海洋委員會有何「權限」在海洋相關議題上去「協調」其他部會機關?
   近年來,海洋與島嶼的重要性,已逐漸影響到各國的海洋戰略布局。為了更有效地處理這些議題,設立我國海洋事務專責機關,或稱為海洋部,並將目前散佈於十多個機關的海洋事務職掌抽離,藉由組織重組之方式集中到該部,已是刻不容緩之事,亦是唯一的選項。事實上,馬總統過去之競選政見中亦提出「藍色革命,海洋興國」,且明確主張統一海洋事權及設立海洋部。唯有設立海洋部,透過集中我國海洋事權之方式,讓專業、專責的機關來推動與整合我國的海洋事務,在確保我國在海洋上的權益方能更有勝算。(作者為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事務與資源管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