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nerator: eWebEditor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argin:0cm;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p.MsoListParagraph, li.MsoListParagraph, div.MsoListParagraph {margin-top:0cm;margin-right:0cm;margin-bottom:0cm;margin-left:24.0pt;margin-bottom:.0001pt;font-size:12.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ChpDefault {font-size:10.0pt;}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ol {margin-bottom:0cm;}
ul {margin-bottom:0cm;}

本會理事長蘇友辰及理事鄧衍森於2013年8月14日(星期三)上午參加警政署「我國有無簽署禁止酷刑公約之必要」公聽會
本會理事長蘇友辰意見內容如下:
 

內政部警政署
「我國有無簽署禁止酷刑公約之必要」公聽會
〈書面意見〉              蘇友辰
            102年8月14日
茲依照本次公聽會所設定議程七、「討論議題」依序提出本會意見,敬請卓參。
(一)      我國有無簽署禁止酷刑公約之必要
1.    國際獨立專家於102年3月1日所發表的結論性意見即建議政府啟動必要的準備程序接受包括《禁止酷刑公約》等六項聯合國核心人權條約,以期更廣泛的承認及接受國際人權標準,並能夠採取各種有效的方法,防止或避免酷刑的存在與發生。再者,《禁止酷刑公約》的架構是依循《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來,《兩公約》都已簽署批准,其延續性及補充性的本公約,對人權保障更具周延性,政府沒有理由拒絕簽署迴避該項國際義務。此對台灣刑事被告經常在法庭有刑求抗辯,具有重大意義。
2.    依維基百科記載,全世界直到2008年12月止已經有146個國家成為締約國,另外有10個國家,尚未批准。包括非洲剛果、葉門、美洲古巴、亞洲泰國、蒙古等國家都已經簽署,中國於1986年12月12日簽署,1988年9月5日正式批准,台灣號稱為文明民主法治及人權立國,當無排斥之理。
3.    酷刑行為一種嚴重侵害人權行為,從民國71年王迎先命案,76年陸正、邱和順案、到80年蘇建和案、84年徐自強案、85年江國慶案、今年士官洪仲丘案,因軍方、警方傳統辦案方法,法庭刑求抗辯之聲不斷,甚至發生冤判錯殺的悲劇,想想這些人是我們本人或親屬,難道我們能夠視而不見,而且可拍胸担保未來不會再發生酷刑侵害人權事件的情形?
4.    不過為避免簽署及批准的外交困境,建議沿用「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加入方式,由立法院以條約案審議通過即可成為國內法直接適用。
(二)      我國刑法有無增訂酷刑罪之必要?目前有無獨立客觀機構針對有酷刑指控或嫌疑者,進行徹底而迅速的調查?
1.    依照國際獨立專家結論性意見及建議第58點明確指出:「使酷刑的行為人不能免責,就是根絕酷刑與其他形式的不當處遇的最有效的方法」鑑於行政警政軍法體系,甚至司法偵查審判體系官官相護的文化,包庇、縱容或事後掩飾刑求逼供犯行情形嚴重,如欲使實施酷刑的行為人不能免責,應於刑法及陸海空軍刑法另訂專章規範酷刑罪之型態、構成要件及刑罰,含括刑法第126條凌虐人犯罪及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凌虐部屬罪處罰對象,兼及刑事、民事、行政執行案件有傳訊、調查、偵查、管收、逮捕或拘禁執行公權力之公務員,特別是主管或長官明知而包庇、縱容或不為舉發者,亦應有刑事課責,始有根絕之效。
2.    本公約第一條「酷刑」的定義,包括「蓄意使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由公務人員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職權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其唆使、同意或默許造成的」均含括在內,刑法第126條及陸海軍刑法第44條規範對象似有不足,而所謂「凌虐」定義不明(依已故刑法權威林山田教授解釋:所謂凌虐係指以強暴、脅迫或其化方法,而使人犯在肉體上或精神上遭受非人道之虐待而言。)(參見氏著「刑法各罪論」第88頁)不能含括本公約所列舉的行為態樣,建議廢除,另訂符合本公約專章作為規範之依據,亦可參照中國刑法在專章分別制定「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証罪」、「非法拘禁罪」、「虐待被監管人罪」等酷刑犯罪。
3.    以現制各法院地檢署的配置,在檢警一體的運作下,無法達成獨立客觀針對涉有酷刑指控或嫌疑者,進行徹底而迅速有效的調查。建議:
(1)   如屬刑事責任調查,應修正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三條之一第一項增訂第四款禁止酷刑公約犯罪,擴充最高檢察署特偵組職掌,針對刑法及軍刑法專章處罰之酷刑犯罪的偵查公訴,責由旗下專案小組負責執行。
(2)   如係行政責任調查,則應由監察院委員負責調查,提高其位階,展現履行公約義務及保障人權的決心。
(三)      如何建立國家性的預防機制,以實踐《禁止酷刑公約任擇議定書》
1.    建議在行政院直接隸屬之下,設立「防止酷刑委員會」便於平時查訪及防制的專責工作。
2.    如認為在行政院附設,有損及其獨立性,不符任擇議定書的要求,則建議責由監察院主掌其事,因其組織編制設「人權保障委員會」,以其為憲法機關,具有國家級的地位,如善用其固有監察權職掌運作,應可符合任擇議定書第四部分國家防範機制有關第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條的規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