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世銘報告總統 陷馬於不義

【聯合報╱周妙卿/文字工作者(高雄市)】

2013.09.11 02:40 am

 

檢察總長黃世銘以干預司法個案為由,查辦了立法院長王金平、民進黨立院黨鞭柯建銘、法務部長曾勇夫和台高檢檢察長陳守煌,並親赴總統官邸向馬英九總統報告。黃世銘可能不知道,他多此一舉向馬總統報告的動作,其實陷馬英九於不義。
這件關說案,柯建銘為自己的案件,請託王金平向檢方關說,相關監聽譯文顯示的證據已經明確,柯建銘實在沒有臉再扯什麼鬥爭說。而王金平被錄到的電話內容,最輕至少證明他有扮演司法黃牛欺哄柯建銘之事,最重更顯示他有假藉國會議長之威,向法務部長、檢察首長施壓,干預個案之嫌。王、柯二人如何自處,將顯示兩人的智慧層次。
不過,打著反干預司法個案旗號的黃世銘,卻在這個案件上,做了違反自己反不當干預信念的事。我認為黃世銘面見總統,搶先報告王金平關說的事,似有企圖尋求總統干預個案的意味。
任何人都可以說,總統是國家元首,黃世銘是總統提名,有事報告總統,是分內之事。總統聽取報告後,下幾句指示,也是合理合法。但重點在於,黃世銘是檢察總長,他指揮所屬特偵組偵辦的案件,無論查的結果,是刑事犯罪,或者行政違失,都是偵查個案,依法,黃世銘不必向總統報告,依理,更不能報告。
黃世銘把報告總統的事,提到是依憲法第四十四條辦理,說得有點強辯,卻反而說明他面見總統報告此案,不單純是讓總統了解有這件天大弊案,而是要總統做適當處置。
如果這場近一個小時的會面,只是黃世銘唱獨角戲,馬英九只有「臉部表情緊繃,雙眉緊鎖」,整個會面就止於黃世銘有意圖尋求馬英九的干預意見,而未得。萬一兩人對案情有一句討論,或者馬英九說了一些意見,那麼就坐實了馬英九有不當干預。
無論黃世銘基於什麼理由,他的這場報告,都不具智慧,已經陷自己及總統於風暴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