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被司法正義遺忘
最近有幾則爭議的司法新聞,法院都援引國際人權兩公約施行法,認為被告的犯行未達罪無可逭、犯罪情節最重大的地步,無須剝奪其生命權,將死刑改判為無期徒刑,包括:出獄40天即犯下姦殺葉小妹的性侵累犯,虐殺王昊的兇手和嗆聲「反正在台灣殺1、2個人不會被判死刑!」的台南殺童案兇手,也都是兩公約施行法的受益者。而日前槍殺台南市警察局林宏星小隊長的毒犯也以無期徒刑定讞。
性侵、殺害兒童與執法人員,在許多國家都被視為不可原諒的罪行。這幾起社會矚目的案件,免死的兇手成為台灣向國際社會宣示,我們的人權已經大步邁進的鐵證。只不過被害人家屬的啜泣和社會大眾對正義的吶喊呼喚,聽起來格外刺耳。
法律人談的人權,經常是以被告、犯罪人、犯罪嫌疑人為中心,主要因為「無罪推定原則」乃「世界人權宣言」與「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共同楬櫫,以國家機器掌控的人力、資訊、權力、工具等無上的優勢,一旦由刑事司法系統發動對個人的偵查,若缺乏在程序上與正當性加以節制,很容易為了發現真實,卻犧牲了人權,甚至可能造成冤案錯判。因此,被害人在刑事司法體系中的地位相對的渺小,他們的人權沒有被法官、檢察官關照,完全無法同理犯罪被害人與家屬的感受,更何況有許多被害人的生命權早就被犯罪者剝奪!
除非得到犯罪人真正的懺悔,被害的痛不會消失。當法律的判決無法回應人民的期待,無法撫平被害人家屬的悲痛時,會有怎樣的後果?這個疑問,不僅存在許多人的心中,也成為電影最喜歡的題材。最近,兩部電影《私法爭鋒》與日片《十億追殺令》都剛好談論這個議題。前者是幼女被綁失蹤的父親,因不甘司法對嫌犯的人權,私自將嫌犯拘禁刑求;後者則是億萬富豪的孫女被姦殺,傷心的祖父懸賞10億索取兇手性命,重賞之下,護送兇手的警察犧牲生命,對抗的不只是想要領賞的殺手,還有他們所保護的變態兇手。
1991年美國威斯康辛州男子達魔(Jeffrey Dahmer)被控略誘、姦殺17名少年,甚至還姦屍、烹煮食用屍體得到性滿足與高潮。在沒有死刑的威斯康辛州,32歲的達魔被判刑957年,終生不得假釋。在當時的威州引發討論:像他這樣罪無可逭的殺人魔,竟要人民納稅養他一輩子,正義何在?達魔入監服刑後,沒多久即被獄友刺殺身亡,類似的案件,今年9月又再度重演。美國俄亥俄州的男子卡斯楚(Ariel Castro)因性侵並禁錮3名女子長達10年,被判刑1千年,在服刑1個月後在獄中上吊身亡,咸認應是受獄友凌虐所致。
在台灣,隨著國際間「廢除死刑」的理念蔚為潮流,許多法官對於許多惡性重大的罪犯,除非是「欲求其生而不可」的特殊案例,絕少做出死刑宣判。即使連眾人皆曰可殺的惡人,法官仍然不願判處死刑。但是,人民對司法的信心不足,絕大多數的民眾仍舊反對廢除死刑,多認為廢死目前在台灣缺乏有效的配套,監獄人滿為患,矯治人員嚴重不足,對罪無可逭的「人魔」也沒有類似美國永久隔離的可能。
打造台灣成為人權的理想國,被害人的人權不應被遺忘。唯有在審判過程中,法官能以更大的同理心,聆聽被害人及家屬的傷痛,讓他們心中的傷痕能夠癒合,被害人的權益能夠被維護,恢復社會大眾對司法的信任,廢死的理想才有可能在台灣實現。
(中國時報 葉毓蘭 2013年11月02日 作者為中華警政研究學會祕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