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塞爆未必要減刑/許文彬
2013-12-21 02:10
中國時報
【許文彬】

    據矯正機關統計,我國去(101)年在監服刑者之人口比率為10萬人中有283人,較諸前一年度的277人又增加了6人;而鄰國日本則僅62人、韓國僅97人而已。亦即,我國國民「監禁率」為日本的4.7倍,為韓國的將近3倍。因此監獄人滿為患,以台北監獄為例,人犯超收率竟逾4成。從而,一方面,國家財政負擔沉重;另一方面,造成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負面形象。
    最近,立法院有立委提案,正擬制訂罪犯減刑條例,期望以減刑的方法疏解。然而,「減刑」乃《中華民國憲法》第40條賦予總統之特權,若由立委提案行之,顯與國家憲政體制不合。至於正確的做法,應當從實務運作及刑法原理,尋求合憲、合法、合理、合情的解決之道。
    立即可行的方法,應從「假釋」著手。凡受刑人服刑期間達到《刑法》第77條所定門檻者,亦即有期徒刑逾1/2,無期徒刑逾25年,應以准予假釋為原則。僅對「再犯率」較高之煙毒、竊盜、詐欺、酒駕等犯罪類型,為例外嚴格之考量。
    法務部曾經於99年6月函示各檢察署,於受刑人到案服刑時,執行檢察官應注意「訊問其對確定判決有無意見,以了解是否有非常上訴或再審之事由」。從而,若檢察官發見可能有冤情者,應即調卷查察,依《刑事訴訟法》第442條規定,具意見書送檢察總長,聲請提起非常上訴;或主動循再審程序救濟。就此,法務部應追蹤考核,並訂獎賞辦法,鼓勵檢察官勇於主動依職權平反冤案。
   《刑法》於95年7月修正施行迄今已逾7載,其中流弊最顯著者為刪除「連續犯」、「牽連犯」之規定。導致檢、審之調查程序及製作書類的工作量大增;有的案件科刑總刑度重得不合理(如貪汙罪),有的反而因各個案可逐一獲准易科罰金,卻又變成輕得不合理(如通姦罪)。如此輕重失衡,刑法基本原理乃遭顛覆,亟應再度修正回復原來的法條。至於當年刑法修正改採「重刑政策」之其他有關法條,亦應一併檢討。
    再者,法院應善用「緩刑」制度。司法院雖曾通函各級法院注意善用「緩刑」制度,然未追蹤考核,致成效未彰;據統計資料顯示,目前法院宣告緩刑案件之比率,約僅兩成左右而已。司法院應於內部會議,責成各法院首長通案督導。此乃刑事政策的貫徹,並不違背「審判獨立」之本旨。
    至於《刑法》第59條賦予法官「得酌量減輕其刑」的量刑權,亦宜透過法院首長善加宣導。要之,「毋枉毋縱」的正義目標是司法的最高理想,如何對執法人員獎優汰劣,司法院本諸司法行政監督職權,實該進一步有所作為。
    此外,吾人期盼監察院對於司法審判的監督,亦應扮演積極的角色功能。按《刑事訴訟法》第441條規定,若發見確定判決案件有審判違背法令之情形,即構成非常上訴之事由。從而,法官(公務員)作出判決是否違背法令,監察院當然有權作「事後監督」。監察院當局不宜以「怕被批評是『第四審』」為說詞,而自我矮化其憲法所定之監察權。
    據了解,目前監察院所受理的人民陳情案件,以「司法個案喊冤」為大宗。監察院盡可調卷查察,運用「調查報告」方式向法務部提供意見,希其轉請檢察機關參酌,提醒是否循再審或非常上訴途徑救濟,以期疏解民怨。當然,寄望監察院發揮監督司法公職之功能,其自身的專業人力品質、員額,是否足堪擔當重任,如何強化、增補,自應衡量國家預算予以因應。(作者為律師、總統府國策顧問)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