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多數的心聲終於獲得伸張/社論
   監察院昨日再度召開彈劾審查會,歷經兩個多小時的討論,最後以6票對6票,彈劾案未過關,黃世銘暫時保住檢察總長的職位。由於先前黃世銘曾表示,若遭監察院彈劾或法院一審判有罪,他就下台;如今監院二度彈劾未過關,依規定監院不得再對同一人、同一案由提案彈劾;這意味黃世銘將暫保總長職位。    就在監院召開二次彈劾審查會前夕,中央研究院院士胡佛以〈光天化日、陷人於罪〉為題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以《憲法》與法律的高度,針對檢察總長黃世銘所蒙受的對待與攻訐,提出他個人的評論。    這篇評論值得重視的原因,不只因為其是很少數支持黃世銘行止的論述之一,而是其道出了這個社會中許多人心中最大的困惑:為什麼進行關說的在野黨總召與立法院長沒啥人加以質疑,而支持偵辦的馬總統被罵到臭頭?為什麼接受關說的兩位檢察官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輕輕放下」,而辦關說的檢察總長卻彷彿犯下天理不容、人神共憤的滔天大罪,非治之以撤職、彈劾甚或司法審判,否則不足以平息輿論之怒火?    胡院士在他的投書中,完全不玩弄政治語言,而是引經據典透過《憲法》及相關法律條文的規定,詮釋檢察總長黃世銘所受到的所有指控。例如他根據《憲法》中有關總統職權以及《法院組織法》中有關最高檢署檢察總長產生方式的規定,認為檢察總長當然要向總統負政策執行的責任。特別是當碰到一樁涉及立法院長、法務部部長、高檢署檢察長及檢察官,且影響到司法獨立的特殊重大不法案件,檢察總長立即向總統提出報告,並接受總統諮詢,這在職務的履行上,是非常盡責的作法,如何談得上向總統洩密呢?    誠哉斯言,過去幾個月以來,不就是針對「洩密」的撻伐,遠遠多過對「關說」的質疑!不少論者碰到「關說」的部分不是模糊以對、就是語焉不詳,但是一碰到「洩密」的部分,就是拿著放大鏡,仿若雞蛋裡挑骨頭似的檢視。套用馬總統一再被嘲弄的一句修辭法:如果這樣都不是雙重標準,還要怎樣才算是雙重標準呢?    如果馬總統與黃檢察總長都沒有「違法」疑義,那麼過去幾個月,為什麼是他們被打成仿如人民公敵,而那些行使關說的政客與被關說的檢察官,卻恍若成為最無辜的受害者?我們在台灣實施這麼多年的法治教育與道德教育,對依法行政的判定,對倫理是非的分辨,不應該是這樣的吧!那麼為什麼竟然會顛倒是非至此呢?這一切又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胡佛院士在他投書最後的結語中,發出了這樣的慨嘆:「當前的台灣政局,在族群撕裂、金權交易、派閥牽引、民粹操弄及藍綠惡鬥的情況下,整個社會變成無是無非,甚至以假當真,不但缺乏正確的價值觀與發展方向,且令人對民主法治喪失信心。」試問,胡院士嘆息與無奈,不正就是當前整個台灣最需要嘆息與無奈的地方嗎?    審視當前台灣的輿情氛圍,不就是藍綠分立、黨派為先嗎?講得再直白一些,我們幾乎現在就可以預期,胡院士這篇讜論,就算其中的就法論法的論證再堅實不過,就算其所論述的價值是非也再清晰不過,但在許多綠營人士,或是部分不滿馬政府人士的眼中,替馬總統與黃世銘講話就是不對,就是該批,那怕你講得全都是對的也沒用!    可預見,這兩天瞄準胡院士攻擊的文字,肯定會在各個平台量產,什麼難聽的話都會出籠,胡院士免不了要暫時陷入「橫眉冷對千夫指」的處境了!不過換個角度說,如果胡院士一篇擲地有聲的文字,能夠引出那些只問藍綠、不論是非的論者立即現形,那也不是壞事,至少它印證了胡院士對台灣現況的評斷。    我們想說的是,胡院士並不孤獨,他的見解也絕不是這個社會中的少數聲音!台灣社會並沒有沉淪到是非不分的地步,只不過在許多奇談怪論占領重要發言位置後,許多人乾脆選擇沉默,但絕不意味大家都已盲目到看不清事實,胡院士的這篇文字,正是道出了許多沉默大多數人的心聲,在此謹對胡院士的道德勇氣,表達我們最誠摯的敬意!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2014-01-08 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