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樓、磁磚剝落 老舊漏水有霉味〔記者施致如/台北報導〕身心障礙團體要進入校園使用閒置空間竟困難重重,兩年多來身心障礙學童家長們曾多次向北市教育局爭取,盼能利用少子化下的閒置教室設立早療機構,沒想到教育局表面答應,會勘過程卻宛如「鬼屋之旅」,教育局只願釋出危樓、磁磚剝落的教室供身障孩子使用,讓家長們大感失望,質疑「難道身心障礙孩子只能用次等教室嗎?」「一般家長怕孩子遇到傷害,我們也怕身心障礙孩子被傷或傷人啊!」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副理事長朱靜嫻說,自閉症孩子不大會主動攻擊人,但觸覺、聽覺防衛機制較敏銳,例如同學好意摸袖子稱讚「衣服好漂亮」,自閉症孩童可能以為對方要戳自己,大力揮開閃躲,便被誤會是「打人」,家長團體不願引起太多紛爭,僅希望租用閒置教室後,能另闢獨立出入口,仍維持校園既有運作。自閉症家長協會 二十坪擠十幾人走進酒泉街上的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辦公室,二十坪大的空間擠了十多位員工,若要舉辦活動,還得另外租用場地。記者詢問為何不換大一點的空間?朱靜嫻表示,包括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台北市學習障礙家長協會等團體代表,曾先後到民族國中、古亭國中、蘭州國中、濱江國中與西湖國中等學校會勘,但不是教室結構老舊,就是有漏水痕跡,甚至是外牆磁磚剝落的危樓,就算是狀況較好的教室,一開門就有霉味撲鼻而來,地上都是灰塵,顯然久未使用,但即使如此,校方都推說要當會議室或專科教室,拒絕租給他們。朱靜嫻表示,身心障礙團體若進入校園,可提供更多潛在患者即時尋求協助,以自閉症為例,因為不像聽障、視障容易辨識,許多家長只能在心裡懷疑孩子有自閉症,卻因鴕鳥心態不願面對,協會若在校內設有服務據點,家長可就近找到合適管道諮詢,或接受早療課程。唐氏症基金會 十五年來搬第七次即使不像自閉症團體受到校方歧視,市府社會局協助唐氏症基金會也只做半套,中華民國唐氏症基金會理事長林正俠表示,向社會局承租來的辦公室約七十坪大,坐落在民生社區內,需經過公開招標,一年簽一次約,租金與水電費合計一個月六萬多,與市價相較不算貴,但今年六月租約到期,社會局另有空間規劃,基金會面臨十五年來第七次搬遷,搬去哪?租金從哪來?都還是問題。林正俠表示,基金會收入多來自社會各界捐款,不便花太多錢在租屋上,其次也擔心房租帶來的經濟壓力。基金會人員也透露,打擊班跟舞蹈班等復健課程都需要不小的練習空間,若搬到交通不便地點,會降低家長孩子來上課的意願,但寬敞又交通方便的地點,租金往往高昂,形成兩難局面。資料來源:自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