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西部的一個小村莊惕伯力亞(Tebaria),常常可看到用英文寫著「販賣身體所有器官」的斗大看板,或是看到身上有道手術後遺留疤痕的村民。 因為,這個村的村民普遍貧窮, 養活自己都成問題,為了生存下去,只好販賣自己的器官。

在孟加拉卡萊(Kalai),與惕伯力亞同樣的狀況也每天上演。住在當地的艾拉(Rawshan Ara)欠債多年後,決定到黑市找仲介賣腎換取現金。

非法腎臟器官交易 市場高達5,000萬美元

當地警長伊斯蘭(Si r a j u l Islam)說,他們懷疑艾拉是被親戚說服賣腎,因為成功後可以抽取佣金。他並揭露驚人數字,光是卡萊地區,去年就有40人賣腎。2005年以來,有200名村民販賣器官,還有12名村民失蹤,疑似越過鄰近邊境到印度動手術。

他說,這些賣腎者後來有些還成為仲介與經紀人,成為龐大器官買賣網路中的一員,他們率先下手的目標就是家人、親戚和所居住村落的村民。

《美國移植學刊》(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2008年一項統計,每年5%到10%的腎臟移植是非法器官買賣,而同年的國際腎臟器官交易市場高達5,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6億5,975萬元)。

此外,一項統計顯示,孟加拉有78%的居民每天僅靠2美元生活,而一個腎臟平均報價高達1,400美元,因此讓孟加拉非法買賣器官活動猖獗。

孩童被擄走 直接開膛「取走商品」

由於買賣器官的暴利,有些「器官獵人」和仲介甚至還擄走孩童,直接開膛取走「商品」後,就把被害兒童棄置,任小孩流血不止。

惕伯力亞村的六歲兒童烏爾拉西德(Harunur-Rashid )在村裡走失,由家屬報警,找到他時已是冰冷屍體,體內的器官都被切除帶走。

警方隨後逮捕嫌犯,嫌犯供稱,他們擄走兒童後會帶往一座橋下,那兒有醫生動刀摘取器官,器官摘取後,兒童就被棄置於當地。

當地媒體指出,惕伯力亞村一年有15名兒童失蹤,可能都是因為被擄走摘取器官而喪命。

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人類學系生命科學倫理與人道中心助理教授曼尼魯札曼(Monir Moniruzzaman)日前在《醫學人類學季刊》(Medical Anthropology Quarterly)發表一篇報告,描述潛入孟加拉非法器官買賣網路的15個月臥底生涯。

曼尼魯札曼實際採訪了33位想要賣腎的窮人,他們許多甚至連腎是什麼都不知道,只因為他們需要錢過活。報告指出,許多器官仲介在報紙上刊登詐騙廣告,引誘人賣器官;有些廣告甚至承諾只要賣器官就能取得去美國的簽證,或成為其他國家公民。

曼尼魯札曼說,有些器官仲介甚至還欺騙賣器官者,指稱人的身體有兩個腎臟,一個屬於「沉睡」狀態,根本沒有作用,醫生手術時會把「沉睡」的腎臟喚醒,然後把「正在使用的舊腎臟」賣出去,讓窮人相信只要賣出這個腰上的「黃金袋」就能脫貧,且不會造成人體負擔而同意手術。賣腎者因健康問題 陷入更糟的困境
報告說,窮人受騙後,會被安排一次檢驗以了解腎臟與需求者身體是否匹配,這時器官仲介就能先拿到1,150美元報酬付給賣腎窮人,但多數這筆錢會被仲介以車馬費等理由苛扣,最後賣腎人只能獲得不到這筆錢的一半,而且還必須等到手術成功後才能領錢。

雖然賣腎可以獲得一份收入,但大多讓這些賣腎者經濟狀況更糟。在這份調查報告所接觸的33個賣腎者中,只有兩人生活獲得改善,其他賣腎者因健康受到極大傷害而無法從事體力勞動,讓經濟狀況更加困難。最終,最大贏家只有器官仲介,一件器官移植就能收到約5,000美元報酬。

曼尼魯札曼的報告指出,器官買主多出生在孟加拉,但現在生活在美國、歐洲或中東等地;而賣器官者會被帶往印度進行手術。一旦抵達印度,他們的護照就會被扣留而無法離開,若後悔想逃離會被拳打腳踢。

報告顯示,販賣自己的器官只會陷入更糟的困境,但存在孟加拉普遍的貧窮問題,卻讓這種悲慘劇情每天上演,讓人感到無力。(完)

文/康世人

資料來源:2016.03.16中央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