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歲朱姓男子2011年受僱於怡保保全公司當保全,不料2012年8月28日凌晨朱男值班時被同事發現癱坐廁所中,送醫診斷為「出血性腦中風、中樞神經感染」,住院一個多月後往生。最高法院認定朱男因工作過勞死亡,家屬可獲賠235萬元,扣除家屬已領得勞保、團保等補償金,今判怡保須再賠家屬20萬元定讞。

判決指出,朱男當時奉派在台中的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值夜班,凌晨3時許向主管反應身體不適想吐,同事4時許在醫院廁所找到他,但已癱軟不省人事。

家屬指稱怡保明知朱男體檢時有高血壓,卻仍指派他長期擔任夜間保全,睡眠時間被剝奪,且每月加班時數均在100小時以上,導致朱男過勞死。怡保則強調是朱男希望白天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所以主動要求值夜班。

法官認為朱男自知血壓偏高,仍願意值夜班且每月平均加班約80小時,怡保身為雇主雖然須為朱男過勞死賠償,但可減輕3成責任,計算朱父扶養費等費用後,認定家屬可獲賠235萬元。

資料來源:2016.3.28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