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同志媽媽、我要我的孩子。」同性婚姻在台灣的法律上仍未正名,但全台已有100多個同志家庭,也有100多個同志家庭的孩子,原本應該是親密的家庭,卻在法律上是陌生人,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表示,今天有7個家庭挺身而出,要在12月初提起集體訴訟,爭取孩子應該有的權益。
親權訴訟義務律師翁國彥表示,這些家庭、小朋友和一般家庭沒什麼不同,但在法律上卻不被承認。他說,今年初才有一對同志家庭想要合法收養孩子,卻被最高法院駁回,因為法院認為收養者並非法令上所謂的一夫一妻。他認為,所謂的「夫妻」在法律上應有解釋的空間,是否還要拘泥於一男一女,或男男、女女,希望能夠透過訴訟衝擊這法律,讓社會正視同志家庭的需求與權力。

同志潔麗媽媽今天現身說法。她表示,和另一半在一起11年,去年5月到國外懷了雙胞胎,但懷孕過程身體狀況差,懷孕28周,開始在醫院安胎,卻因另一半和她沒有任何法律關係,安胎有狀況得自己簽署醫療同意書;剖腹產後在恢復室,另一半也不能看小孩。最後是因為安胎時間很長,醫護人員得知她們是同志家庭後,才放行另一半探望新生兒。

潔麗表示,同志家庭在台灣社會有很多不便利,呼籲在婚姻平權路上,應還給同志家庭基本人權,不能僅依賴陌生人的好心。

同志家庭喬婷也說,她和她的伴侶努力經營自己的家庭,打算一起白頭偕老,但限於法律,孩子的身分證上註明單親。她感慨,對孩子付出這麼多的另一半,是孩子法律上的陌生人,而另一半在公家機關工作,生孩子時,她的長官雖恭賀家中喜獲麟兒,卻受限於規定不能包紅包,她們也不能辦戶口。

另一位同志Vivian也說,儘管兩邊的阿公阿嬤對孩子疼愛不已,另一半在法律上卻和孩子沒有關係,不能為孩子開戶、買保險、連掛號信也不能代收,原本應該是三代同堂的和樂家庭,生活上有很多不便。

資料來源:2016.11.20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