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年前被錯認為殺人兇手而遭槍斃的河北青年聶樹斌冤案,因大陸公檢法人員的阻撓和反撲,直到昨天才被大陸最高法院更審改判無罪。河南商報前代理總編輯馬雲龍說,大陸司法不獨立是冤假錯案產生的原因,司法不改革,冤案還會有很多。一九九四年八月十一日,康孟東向公安機關報案稱其女兒康菊花失蹤。同日下午,康孟東和康菊花同事余秀琴等人,在石家莊市郊區孔寨村西玉米地邊發現康菊花連衣裙和內褲;次日中午,康菊花屍體被發現。當地公安機關指控她是被聶樹斌姦殺。 次年三月十五日,石家莊中院以聶樹斌故意殺人罪、強姦婦女罪,判處死刑。聶不服,提出上訴;四月廿五日,河北高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廿七日,聶樹斌被執行死刑。 二○○五年一月,犯下多起強姦殺人案的嫌犯王書金落網後,自己承認是聶樹斌案真兇。此事經「河南商報」報導後,引發大陸社會關注。 聶的父母數十次向河北高院提出再審被拒,理由是他們沒有「判決書」。而聶樹斌被槍斃時,聶家根本沒有拿到判決書。 自二○○七年五月起聶樹斌的家人向河北高院和多個部門提出申訴,認為聶樹斌不是兇手,要求改判無罪。 一三年,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曾親自指揮「真兇」王書金翻供,並在開庭前施以酷刑,甚至準備殺掉王書金,要求王否認自己是真兇;一些執法人員,也成為隱匿真相的「幫兇」和「打手」,為聶案製造層層阻力。 香港文匯報稱,假如沒有聶樹斌家人多年來不屈不撓地申冤上訴,沒有法律界人士的路見不平出手相助,沒有一些媒體人的長期奔走呼號,沒有王書金的出現並堅稱自己是兇手拒絕翻供,更重要的,假如沒有一些官員「倒台」和領導的重視,聶樹斌的冤情恐將永遠長埋黃土。 馬雲龍表示,真正的徹底追責是不可能的,因為「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官兒又太大」。 資料來源:2016.12.3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