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臨時會即將展開監委被提名人審查程序召開公聽會,預計16日於院會舉行同意權投票。報載有人質疑部分提名委員政黨色彩、意識形態濃厚,未來難以獨立公正行使職權。陳師孟回應強調,「監委也是人,發表意見、有自己的政治立場,有什麼錯?若沒有政治理念,就不要從事政治工作,藍委這樣質疑,是完全不了解或誤解憲法條文。」

陳師孟的回嘴是對的嗎?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第4項,「監察委員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監察院「監察委員自律規範」第1條規定,監察委員公正廉明,貫徹法治,申張正義,依法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並在第2條規定「監察委員依法行使職權,應超出黨派,保持中立。」

第2項規定「監察委員於任職期間不得從事政治活動或行為,包括:一、協助政黨吸收黨員。二、為政黨或其他政治團體宣傳其政治主張。三、為公職候選人助選。四、為政黨、其他政治團體或公職候選人籌募經費。五、擔任政黨、其他政治團體或公職候選人競選辦事處之職務。六、介入黨政派系紛爭。七、其他有關黨派之政治性活動或行為。」

監察委員非但不能將政黨意識帶入監察權行使範圍,甚至連以往任職的關聯都須擺下,嚴格遵守利益迴避。監察委員偶有出身行政體系者,有時礙於情面或是不能割捨舊屬感情,對於原屬機關存心宅厚,經常會被監察院同僚譏為「褓母」。第4屆監察院常在委員會討論議案時,常聽到有委員半開玩笑說:「來到監察院,進大門要先喝孟婆湯。」歷屆委員都以公正獨立自我要求。

監察院為合議機關。雖然依憲法監察委員獨立行使職權,但獨立行使職權是指獨立調查不受干涉,並非可以一人獨斷獨行,所有事項無論彈劾、糾舉、糾正都須經由會議決定。監察委員權勢不可謂不大,每有公務員被監察院傳詢或是諮詢,都會感覺忐忑不安。早年監察院甚至曾彈劾副總統及行政院院長,近年間亦曾彈劾高階軍事將領、檢察總長、行政院祕書長、最高法院法官等。第4屆彈劾貪瀆違法人員即達280餘人。若有人心懷怨懟接任監察委員,挾權勢而欲遂私慾,那是絕對不適任的。

當一個人受到委屈無處可訴時,監察院是最後的一線希望。監察院接受人民陳訴,與人權有關的案件達56%。日前在立法院提名公聽時,6個被提名人都說同意「轉型」為人權院,媒體及藍委扭曲為贊成廢院,令人氣結。

監察委員源於御史台,自古即是護民官,監察委員專注人權議題自是不可或缺的。監察院即是人權院,監察委員不是政治工作。若是夾雜其他的想法,把一些既有的成見與刻板印象帶進監察工作之中,甚或挾怨報復,個人期期以為不可,也不會是社會大眾期待的監察委員。

(本文原刊登於2018.1.13中時電子報言論觀點。本文作者為本會常務理事、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前監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