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5月31日正式揭牌運作,蔡總統表示「成立目的是挖掘真相、追求真相,與威權時代做個了斷。」而該會首任主委黃煌雄也強調「台灣轉型正義工作有很多不足,絕大多數不知道加害者是誰。」蔡總統與黃主委均未提及促進轉型的核心價值「和解」,尤其是憲法第7條的「平等」內涵,仍以「挖掘真相、追求真相」及「228事件」為焦點。現今人事已非,究竟要追殺當年加害者到何時?

台灣經歷6次總統直選、3次政黨輪替,實踐民主轉型從蔣經國的台籍菁英政策,到李登輝、陳水扁接手的7次修憲,已是世界各國推崇的典範。曾有「農村轉型」──公地放領,「教育轉型」──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經濟轉型」──十大基礎建設,更有「政治轉型」──開放組黨、全面直接選舉、228事件補償。如今,促轉會形成新的「威權機關」,似以少數「政治受難者和家屬」為口號,未能顧及行政比例原則與憲法對人權的保障,將製造更多的對立與動盪。

無獨有偶,這樣不當的轉型正義心證,也在近日黨產會主委林峰正的訪問中展露無遺,他以德國處理納粹法西斯、東德共產黨,比對救國團的未來處置;擅自放話行使推定權,未審先判,否決「無罪推定原則」,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去年司法院長許宗力的德國指導教授史塔克來台時就曾表示,「德國追討黨產的方法與台灣迥異,不能援用」;今年德國「聯邦處理東德獨裁政權基金會」董事長耶朋曼來台亦表示,「追究黨產的程序必須符合法治國原則,必須避免調查與立法是報復性的。」

林峰正一味以為「德國黨產會能將不當黨產全存信託局,並將所有權直接移轉國有。」他未清楚了解,德國是在最高法院宣判東德共產黨為「違憲政黨」的基礎下才能查察扮演白手套的附隨組織;也因是違憲政黨必須解散,才將財產凍結移交德國聯邦信託局。所以針對東德共產黨400多間黨營公司所做的行政處分,高達上千件也都訴諸行政法院訴訟,恪遵「司法審查原則」。

反觀我國黨產會成立以來,一直未將國民黨提請司法院大法官,認定國民黨存在之目的或其行為有違法事證。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及《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19規定,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

 

出自於:2018年6月1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