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日前工總等十大團體,籲請政府「111年健保總額成長範圍應酌予調降」一案,對於其所持理由與建議,不僅感到遺憾,更是期期以為不可。於情,疫情肆虐下,百工百業無不免於衝擊,人民與企業的苦,醫界感同身受;於此醫界披荊斬棘,奮力守護家園之時,人民、企業與醫界不是該心繫一線,共同呼籲政府扶持產業回春、拉拔民眾度過難關嗎?倘以不當抑制健保總額合理成長方式,拿醫界祭旗,絕非幫助產業、幫助民眾度過疫情的正辦。

於理,以「量入為出」為由,訴求調降總額成長「範圍」,亦是令人費解。總額成長範圍乃係依投保人口結構、醫療成本、投保人口數成長率等因素,依既有公式計算而得,與每年總體醫療支出並無關係。況且,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我國總體醫療保健支出占GDP之比例,遠低於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成員水準;在衛生福利部所公布之最新「國民醫療保健支出」統計中,我國於37個國家內排名倒數第5。所謂的「量入為出」恐怕已成為醫療發展的「五指山」,壓抑著醫療的活力,更可能成為疫情期間醫療量能受限的遠因。

此外,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60條規定,據投保人口結構、醫療成本、投保人口數成長率等因素,擬定總額成長範圍後,始會遞依同法第61條規定,協議訂定具體總額成長率及其分配方式。相關團體既多為全民健康保險會委員之一,多可於總額協商時討論合理之成長率,現卻「操之過急」為總額成長率加諸「緊箍咒」,更是令醫界寒心。據「111年度全民健康保險醫療給付費用總額範圍(草案)」規劃,低推估值1.272%已是10年內行政院所核定下限之低點;且草案內容中,對於「投保人口預估成長率」亦有說明係以109年對108年投保人口成長率計算,自然與111年人口預估成長率有無下修毫無干係。

疫情嚴峻的此時,倍顯「投資醫療」的重要性,政府尤應視社會保險(如全民健保)、社會福利及社會救濟等項目。工商團體呼籲調降健保醫療費用成長率範圍,無疑將撼動未來醫療體系,而令醫界難以穩健達成國家所交付診治及維護國人健康的職責。健保總額預算既是經過相關因素、固定公式,摒除外界干預計算而得,正是希冀賦予健保一個安定的基石,為健保永續奠定利基。永續經營、鞏固醫療體系不墜,方是國內經濟體續存、保障國人基本健康的堅實後盾。

過去一年多來,無時無刻不惦記著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穿上白袍的第一刻所宣示的誓詞,是勇敢對抗病毒的心神意念;相較之下,浸滿汗水的衣服,甚至遠離心愛的家人,都顯得微不足道。懇請國發會、衛福部等相關主管機關,面對這群前線勇士,別辜負了他們對朝堂的殷殷期盼。

 

蔡明忠/中國國民黨醫療委員會主任委員/前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前彰化縣醫師公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