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恐龍家長寵出的慣政府(廖元豪)

最近疫情爆炸,台灣民主的奇特現象出來了:有一大批國民,不但支持政府的一切作為,而且貼心關懷,一句重話也捨不得說,唯恐刺傷了它的玻璃心。尤有甚者,他們在溫柔呵護政府(執政黨)之餘,對於任何批評政府的人,還會橫眉怒斥,不准這些台灣人行使公民監督、批判政府的權利。

這不禁讓人思考,台灣人到底把「政府」當成什麼了?公民課本告訴我們,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官員是「公僕」,而我們人民是「頭家」、「主人」。在學生時代,我們就讀著Wendell Phillips的名言「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儆醒」(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liberty)。台灣解嚴30多年,早就該回歸民主憲政,民眾卻還有人把「政府」當做兒女或是寵物一樣疼愛,而且是無條件的溺愛。這是怎麼回事呢?

新冠病毒的本土疫情在5月爆發,從5 月14日至今短短一個半月,台灣恍如隔世。在這短短期間,確診增加14000多人,死亡人數已超過600人,而且數字還在增加中。固然害人的是病毒,但政府防疫政策的缺失,也是造成這個不幸結果的重要成因。尤其,因自滿而沒有「超前部署」,更是雪亮眼睛的人都看到的:能早買疫苗卻不買,沒有準備類似方艙醫院的集中治療所,欠缺快速篩檢的配備與人力…。稍有廉恥的統治者,有一絲「向人民負責」的政府,這時都應該滿懷愧疚,盡心盡力地亡羊補牢。畢竟,每一條命都是命,每一個受到苦難的國民都是政府的衣食父母,不是嗎?然而這個政府死不認錯,到現在還在攻擊在野黨;專門批評不同黨的地方政府首長;疫苗採購進度遠遜越南、菲律賓,目前大批進來的疫苗多是捐贈的,卻還好意思到處做大內宣;對賈永婕募款捐贈342台HFNC ,一面感謝一面還要比,根本不甘不願;地方政府、民間企業與慈善團體自掏腰包要採購捐贈國外疫苗,政府卡來卡去,絲毫不顧「人命關天」。為什麼這個政府沒有一點謙卑,沒有一絲反省?

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的民調雖然顯示,民眾對蔡英文處理國政的方式,已有4成5的人表示不贊同,創下23個月新低。然而,做成這樣,支持的人依然有4成3!這4成多的人,似乎就是無怨無悔,鐵桿力挺,民進黨政府做得再爛也不在乎。他們在乎的是「保護這個政府免於挨罵」,而不是「保護同胞免受病毒侵襲」。這些人或許也希望疫苗趕快進口,但若催促疫苗進口會讓政府尷尬,會凸顯政府能力還不如慈濟、佛光山,那就慢慢來也沒關係。人說「不見棺材不掉淚」,面對超過600人的死亡數字,這些人會選擇「不見」。這樣的選民也許是「少數」,但數量其實也不少,而且是絕對堅貞、戰力堅強的有力少數。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台灣的民主被歪樓了。有些人就是疼愛「這個政府」,不把自己當公民,而像是父母寵愛兒女一般溺愛政府。更離譜的,他們還不是明事理的父母,而是恐龍家長。當老師告訴他們「你的孩子在學校霸凌同學」,這種爸媽不但不會對兒女曉以大義,反而痛斥老師「我的孩子不會這樣」「都是他們先欺負人的」。還會到學校興師問罪,恐嚇那些被霸凌的同學。這樣的「支持」下,孩子當然肆無忌憚,伊於胡底。民進黨政府,就在部分選民這樣的溺愛之下,愈來愈傲慢,對自己造成的災害毫不在意─只要有爸媽疼,我做什麼都可以,批評我的都會死得很難看。韓國瑜當初喊「民進黨又不是高雄人的爸爸」,一舉把民進黨從高雄攆下來。現在民進黨似乎換了個角色,作個有爸媽撐腰的惡霸壞小孩。

我可以理解,很多朋友之所以親綠,其實不是站在民主政治的價值,而是出於情感上的認同。這種支持的確很難改變,因為那是某種犧牲奉獻的真愛,的確會讓人盲目。就像我們愛自己的親人一樣。我只求各位想想,若真正要為你的孩子好,請督促他、教育他,而不要溺愛。合格有效的疫苗再不及時大量進來,病死的同胞還會增加,經濟社會活動也無法全面解封。你捨不得罵,那就「勸」政府不要卡關,盡快進口。救救孩子,也救救跟您一樣生活在這兒的同胞,「同島一命」,好嗎?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本文轉載自中時新聞網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10626003835-262104?chd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