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訪美學術生涯之旅

我在就讀首屆台大法學院三民主義研究所(現之社科院國家發展研究所)時代,我研究的論文是英國自由主義大師约翰穆勒的自由論與國父孫中山先生自由論之比較研究,待1984年在文大取得法學博士學位後,旋獲聘入台大法學院三民主義研究所(現國家發展研究所)博碩士班及大學部有關科系,開授法政等專題課程,先後在台大及警大等學府歷經了一段教學研究生涯後,心中不時總會有嚮往,若有機會前往國外有關大學擔任客座學者做學術交流工作,但因個人本職的工作一直年年逐漸增加繁重,因而前往國外從事學術研究之事宜,可說是一波三折,歷經了困難重重之心路歷程,直至1988年間我應美國德州大學奥斯汀分校政治系邀請,前住擔任客座學者,使這一個多年來的美夢终於成真。當時我心中也有一番的思維,即別人是先至國外留學,學成後再回國任職做事,而我是在國內先任職一段時間後,再前往國外從事考察研究,當中扮演的客座學者角色可說是別有一番滋味,且對往後我的學術志業之永續發展甚具意義,因特以(難忘訪美學術生涯兩度行)為题,加以論述記行之。

 

按我在大學求學時代,因專攻西洋文明及人權發展史等專題,而在研究所時代就以西方自由主義大師约翰穆勒的自由論為主要研究探討撰述主題,因而早已深深的感受到,研究歐美民主先進國家憲政體制的發展歷程及其運作之利弊得失,以資取精用宏,作為我國實施民主憲政改革,以提昇我國民主憲政文化品質之参考借鏡,並為我國建構一個更為優質的民主憲政體制與良性的政黨政治及選舉制度

,建構一個能為我國帶來長治久安,為同胞更為美好幸福生活之新境界,此乃我兩度訪美從事親自考察,探討研究有關美國憲政體制之架構與運作,尤其是美國的總统、國會兩院、司法三權分立與制衡關係,美國總统的選舉與政黨政治的互動,美國國會議員的產生及其兩院制國會之運作,美國司法權,尤其是其司法違憲審查權的行使及其重要功能,而就美國總统的選舉比較其與世界其它民主先進國家選舉制度,美國總统選舉制度之過程與特色,美國憲法制定的歷史背景,及二百多年來之實施,與其之所以能成為世界強國之關聯因素所在,並深入探究美國多元主義民主政體,彼此的關聯及其運作之特徵與特色及功能,在在皆是我在當年前往美國德州大學奥斯汀分校政治系,從事學術交流的主要課題。

 

其實這些主要學術課題,早在我於大學及研究所求學時代及後來我在台大及有關學府任教期間,即有相當的探討涉獵自不在話下,因此在本次擔任客座學者期間,在與彼邦學者教授及同學們作學術交流之過程,便覺得頗為順利,尤其是我是第一個來自台湾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政治系的訪問學人,因而也頗受系主任戴思博士及系上费希根教授、伯纳教授等同仁們很好的禮遇,尤其費希根教授更費心的為我安排學人宿舍及各種福利事項,並多次安排我與系上的教授與同學們做學術專題研討會,在每次的學術活動進行中,除了對美國及世界各國有關民主化及全球化政經教育文化人權普及等問題,有所進行研討外,他們對我國政經發展,尤其是民主化等方面也深感興趣,當中我也很實在的將我國當年在蔣故總统經國先生主政下,領導全國海內外朝野全民,在台灣復興基地從事十大建設,開創了經濟奇蹟,並進行了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大陸探親等一連串的政治革新工作,深得與會教授與同學們頗為肯定台灣民主化美好的發展與成就。

 

德州大學奥斯汀分校,的確是美國及全世界的一所知名優質大學,校園廣大清新優雅,尤其圖書館不但佔地寬廣且藏書豐富,培植了很多美國及在此留學過的各行各業的傑出人才,因而吸引很多來自世界各國優秀留學生到此留學。當時我在美國初次獨自在異鄉為他鄉客,一時感到最快樂之事乃是他鄉遇故知吧!筆者在德大奥斯汀分校擔任客座學者期間,有一次適逢當時我國的交通部次長袁頌西教授率團至德大奥斯汀分校訪才回台灣服務,袁次長曾任母校台大教授兼法學院院長,與筆者有師生關係(我與曾任台大副校長的趙永茂教授皆是袁教授的學生)之誼,異地相見分外親切,而對袁老師以中央部會次長身份,不辭長途跋涉來美為國訪才,倍感欽佩不已。

 

當天我特邀請當時正在德大奥斯汀分校攻讀博士學位(他們於學成回國後,皆分別獲聘在中央研究院及各大學從事教學研究等工作)的楊文山、王業立、張德文、顏良恭等留學生共同用餐,我從故鄉來說故鄉事,多麽親切,席中談笑風生,甜蜜昔日生活點滴話不盡,尤其那日在奥斯汀大學附近開餐館由台灣移民至此的高老闆(高媽媽)特別出了幾道故鄉料理新鲜可口,令袁老師與我們當日一起的聚會,更添了欣喜無比温馨之氛圍。我在美擔任客座學者期間,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故必須盡力習其所長,以備將來奉獻國家社會,另一方面回顧自己求學,尤其是在那麽艱困好不容易的環境下,能克服種種難題出國深造學習,心中由衷的感恩父母親辛苦的養育,師長們的厚植及所有親朋好友大貴人們大力的協助下,而才能達成我人生訪美學術生涯二度行的心願之開創,及為之後的學術前程願景,立下了深厚的根基,基於此一信念,因而在當年完成那一段訪美學術旅程,搭機返臺之際,一時心中亦感到人生旅程中,终身學習、终身運動的重要性,及全人教育核心價值之所在,尤其處在今日全球化元宇宙資訊科技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普世價值潮流趨勢來臨新世紀浪潮中,人人應具有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素養的全球化科技思維知能,方不會為時代潮流所淘汰,我亦感受到昔日見到留學回國準備貢獻所學的海外留學生,心裡對他們有多麽的羨慕,那時筆者亦以相同的心情返抵台灣,除了一份期許外,更多了一份眼界的開拓,尤其是自己國家轉型時期邁向現代化,能夠站在自己的土地上奉獻一己棉薄之力,是我當年克服艱難訪美學習之初心原意,更是追求學術報效國家社會之努力指標。

 

作者黃炎東,於1985年獲得法學博士學位後,旋獲母校台大法學院三民主義研究所(台大社科院國家發展研究所)聘請於博碩士班及大學部各有關科系開授法政專題課程,1988年曾應聘前往美國德州大學奥斯汀分校政治系擔任客座學者,回國後仍在台大國發所及大學部開授法政專題課程,作者於1995年元月於任教的台大法學院圖書館,出席一項國際學術研討會後,特留影誌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