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選會無權沒收確診者的投票權》

作者:吳威志
現職: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硏究所教授/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行政院前公投委員會委員

因為每日確診數居高不下,中選會宣布確診者、居家隔離者在11月26日九合一選舉不得投票,預估30萬人受影響,朝野立委質疑中選會違憲、違反比例原則。對此中選會解釋「若要特設投票所或延長投票時間,於法令、選務實務上都無法克服,且《傳染病防治法》規定並無違憲。」

觀察多數國家在疫情時期仍會讓確診者投票;韓國歷經三次選舉,即將確診者與一般民眾分隔時間,讓確診者出門投票,享有投票權利;美國因有通訊投票機制都可投票。今年國內大考中心也讓確診高中考生應考;顯然教育部做得到,中選會卻用技術問題阻擋人民權利,已違反比例原則。

中選會引用《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確診就須接受隔離,且說大法官釋字第690號解釋也認為確診隔離「沒有違反憲法」。但殊不知,我國疫情嚴峻,卻從未採取憲政緊急權的模式,因此,並無憲法層級允許概括條款,去賦予行政機關採取原本法律所沒有規定的必要措施。除此,司法體系也未進一步進行明確性、比例原則與正當程序之合憲性審查。法治國原則並不能被一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之法律層級所取代,然後煞有其事遑稱依法公告,頒布許多限制人民權利的措施;而不去探討違憲與否!以模糊的法律定位,指引不當行政處分,這哪裡是「法治國家」!怎麼可以任由指揮中心與中選會做了違憲之虞的決定!

加上「與病毒共存」「開放國門邊境」已為國家防疫最新政策方向,世界先進國家早已步入正常生活步調;足見,依法或依據大法官解釋所指「隔離」,只表示必要處置,並非指隔離者喪失投票權;憲法基本權利不能任由行政機關限縮解釋而拘束人民;因此中選會應依行政比例原則設置適當「隔離」措施,而非逕予沒收投票權。

其次,中選會依據《傳染病防治法》規定,而對其行動有所限制;實際剝奪了確診者投票權,而涉違憲。因為憲法「選舉權」地位猶如「生存權」,若確診隔離無法取藥、無法購食,難道政府毫無責任?維持基本生活照顧與治療已是普世人權價值與國家責任!甚至,確診隔離者仍可外出就醫,為何投票可以不做任何補救方法,例如救護車專送投票或分時分流,如此斷然沒收公民投票權,中選會確實沒有那麼大權力!

為確診者特別安排投票所,或有困難、有其需要克服的技術問題。但疫情爆發幾年,我國早已預定舉行選舉,並非倉促;加上在一年多前中選會就已向立法機關與外界承諾提出「不在籍投票」專法或修法解決,為何如此怠忽、失職!即使現今也該立即挽救,因為執政黨尚有立法優勢,可以快速修改選罷法,讓各縣市確診者集中檢疫所或特定地方投票,足見並不困難。甚至也有防疫專家指出「疫情降級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另外,立院也有黨團呼籲,此次投票尚有「18歲公民權釋憲案」,以票票不能少捍衛投票權,質疑剝奪了憲法賦予確診者與居隔者行使投票權。事實上,此舉也是間接戕害人民不敢快篩也不通報陽性,以利當日能去投票;這樣的政府不僅積極剝奪人民「投票權」,也消極剝奪人民「健康權」。

其實,台灣為了防疫,已陷入損害人權、實施戒嚴之境。「警戒」「解封」不就是戒嚴的名詞嗎?具體內容是什麼?防疫中心猶如當年警總化身;因疫死亡還要家屬草草了事,深怕淪為全民公敵,這不是「類白色恐怖」嗎?而今行政機關片面沒收選舉投票權,這不就是阻絆民主憲政嗎?

如今質疑聲浪排山倒海,疫情指揮中心表示,投票相關權益由中選會主責;顯然指揮中心與中選會互踢皮球,更顯得執政錯亂無章!不禁令人懷疑,這是否因為執政黨防疫不力,擔憂影嚮選情不佳,藉著防疫之名實質減少反對執政一方的堵爛票。
2022-10-21中國時報時論廣場約稿(轉載)